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R瑞】风雪夜无归(上)

食用说明:

  • cpR瑞(要觉得真理鲁比是一对我也没意见反正他们关系不简单)

  • 是个日常,一发完结,题目瞎扯淡

  • 更新一发证明我活着,证明lof要除草了

  • 因为废话扯得有点停不下来强行拆了

  • 可能是个糖?

  • 或许是把刀子

  • 时间线?这东西我怎么知道

  • 无奖竞猜:你们猜团长有没有领便当(笑


【私设高亮瞩目】

1.真理会讲话因为他上过语言课,个性虽然有点一根筋但是关键的时候会很冷静而且很可靠;鲁比骰子拉仔都没有上过语言课所以说话是bibobibo,但是RK和乐乐是能听懂自家拉姆说什么,就当是心灵相通吧(ntm)

2.R瑞两人属于早就确定关系且同居好些年了

3..乔姑娘是原创人物但并不是我的原创,借用已经拿到了授权。顺带她和团长RK没多大特殊关系,硬要说的话就是个助攻+知心妹妹,RK当年在她的店里把团长拐到手有她不小的功劳所以这仨聊得来,R瑞在她店里约会点心饮品统统五折

--------------------------------

已是一年的冬季。

今年摩尔庄园的冬季来的比平时都要早,早在立冬过后就已经落了雪,偶尔会看到庄园中雪茫茫的一片。

早早来到的冬天也带来了一点点降下的气温,第一次大雪是在小雪节气的三天前,人们早早的点上了炉火,夜幕笼罩庄园时,暖暖的灯光映着飘然落下的雪花。

RK围着一条深蓝色的毛围巾,穿着厚实的冬装从宠物店中出来,没有插在上衣口袋的手抱着一个中型号的纸袋,里面装了不少的拉姆的生活用品,还有彩虹姐姐热心赠送的新设计的拉姆小窝两个。

正值下午,一向热闹的淘淘乐街虽然没有平时那样拥挤的气氛,却也没因为寒冬而完全褪去人潮,穿戴好冬天行装的小孩子们在街道上你追我赶,摩尔足球场上甚至聚集了不少的人们,搓好拳头大的雪球互相投掷,气势不小的雪球大战无声展开。

RK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回家准备晚餐的时间还早,但是出行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一半。怪盗先生思考了一下,剩下的时间去熟悉的地方喝上一杯咖啡消磨时光是个不错的选择,比起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逛。

轻车熟路的拐过一个拐角后进入了商业街,直径走向正在营业的一家小店,推开门,门上的纸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欢迎光临——”

应和的并不是粽发店主,而是围上围裙端着托盘给稀疏客人上点心的摩乐乐和其其,两个小家伙动作也是悠闲。

其其看向推门而入的人时眼睛变得亮晶晶的,险些就要把手里的托盘扔了向那人扑过去,还好摩乐乐赶紧揪着了他的衣领。RK冲小家伙招了招手,一如既往的走向角落。没有标志性的蝴蝶眼镜,带了个黑框眼镜的怪盗看起来和普通青年没什么两样。

小店里开着暖气,柜台上的老旧播放机放着悠扬舒缓的音乐,客人稀稀疏疏,有的醉心书本有的忙于操作电脑埋头工作,鲜少有高声阔谈的。

不能要太甜的也不能要纯苦更不能上冰的——磨着咖啡豆的摩乐乐默念了一遍乔绫散出门前的叮嘱,给了RK一杯加了两颗方糖的咖啡,并附上了一句转告,“绫散姐姐出门送布丁去了。”回头看着滴答滴答走的钟,“应该快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位少女提着装了四瓶牛奶的花篮推门而入,棕色的长发随意扎了个低马尾垂在肩上,哼着小曲显示着她不错的心情。

“bibo!”两只红色的小家伙率先从篮子里跳了出来,小火儿和拉仔分别落在了主人的怀里和头顶,愉快的蹭来蹭去。

“绫散姐姐谢谢你。”其其拉着摩乐乐微微鞠躬,乔绫散摆了摆手,“我还要谢谢你们帮我看店呢。”顺路去彩虹姐姐的宠物店里帮俩小朋友接拉姆根本不是事。

店里的客人在下午四点的时候都离开了,乔绫散给其其和乐乐做了枫糖烤饼和果味牛奶,打过招呼后目送他们一同离开自己的店。

她像以往一样没有过多注意坐在角落的RK,寄放在她这儿的两只小拉姆——真理和鲁比坐在桌子上用金色的叶子卷着叉子共同分吃一份枫糖烤饼。

墨蓝色发的青年安静的翻阅着一本不算厚的书,修长的指尖拈着书页的一角,指腹时不时摩擦着书面,无论是烤箱的声音还是客人离去时推门带动的纸风铃声音都不曾打扰他。

在云染上红霞时分,RK将书签夹好合上了书,摘下黑框眼镜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太阳穴,面前空了的咖啡杯被满上了热牛奶,微脱下围裙的少女抱着托盘轻车熟路地在他对面坐下。

“已经是冬天了。”RK喝了一口温度恰好的饮品,傍晚的气温比起白天开始加速下降,乔绫散在坐下之前把店里的暖气调高了一些。

已经是冬天了,虽然今年来的早,但冬季最热闹的冰雪节已经不远了。

一年的时间悄悄过去,即将走到尽头。

“要一年了吧?”

乔绫散抬眼盯着对方比宝石还要好看的赤色眼瞳,RK把视线挪向窗外。火一样的夕阳将天空染红,缓慢悠长的钟声响起,伴着偶尔清晰听到的鸦声。

就算没有得到回答,乔绫散也知道对方会说什么。

他们的答案是一样的。

将杯子里的牛奶饮尽,RK从纸袋中找出两条迷你的围巾给鲁比和真理围上。这是彩虹姐姐强烈安利的超柔软超暖和的拉姆专用围巾,

“快要天黑了......”乔绫散看了看窗外,随着天空渐渐有暗下去趋势,点点雪花也慢慢飘落,“一个人回去小心一些。”

虽然这个叮嘱对独来独往的怪盗来说很奇怪,但RK还是点点头谢了对方的好意。

少女站在店门前,寒冷的气温已经能让她呼出肉眼可见的白气,她注视着墨蓝色的身影渐渐远去,两只拉姆一左一右围着他,让那个背影显得没有那么孤单。

 

RK的房子在郊外,穿过一片麦田之后,双层的小木屋别墅装潢精致,屋后栽了一小片的向日葵花田。冬日寒霜让向日葵蔫了枝茎只剩下一个枯萎了的花盘,早在秋分他们已经收集了葵籽,一部分送给了菩提和摩乐乐,一部分留着让鲁比做成了炒葵花籽封存起来,打算过年的时候再开封。筛选出的形色最好的葵籽装进了大卫发明的专门保存种子的瓶子里,来年开春他们再种下,一如往年的那样。

RK是披着暴风雪的前奏进的家门,开门前他还去看了眼从收获至今都忘了翻新的花田。看来是时候找时间把翻土地列进日程里了。

暖色的灯光照亮了客厅,RK在玄关看着空无一人的室内,时光恍惚仿佛看见了他们刚来到小木屋的时候,空旷一片,他们一起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添置家具,将里里外外添上属于人的气息,屋后闲置的一块土地经过开垦,种上了摩乐乐送给他们的向日葵花种。

虽然他们都不是很擅长养植物的人,但那片向日葵田还是很坚强的活了下来。栽种第一年的秋天,他们一同收获了葵籽,一年复一年,倒也成了习惯。

RK走上前将两个纸袋放在了桌子上,两只小家伙一面抖落叶子上沾着的白雪一面把围巾脱下挂好。正对着大门的柜子上摆着几个相框,位于正中间的是他们的合照。

指尖慢慢描绘着照片上金发人的样貌轮廓,这张脸孔他绝对不会忘记。

墨蓝色发的青年微笑,目光宛如注视着最珍贵的东西。

“我回来了,瑞琪。”

 

晚餐是鲁比和真理一起做的,蔬菜浓汤和芝士烩饭。

RK脱下白大褂从实验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冷了,壁炉里的火烧的挺旺,火星噼啪四溅的声音清晰可闻,饭菜的香味终于让他想起了晚饭点。

饭后的时间偶尔会和瑞琪一起看电影,书架上堆放的碟片几乎被他们看了个遍。RK活动了一下四肢,窗外呼啸着风雪,真理在风雪肆虐前及时把吊篮和绿萝通通收了进来,关好了门窗。

“bibobibo。”黑色的小团子晃了晃身体,RK拿着毛巾给他擦拭了身上的水,冬天感冒可不好玩。

“今晚早点睡吧。”实验分析暂告一段落,没什么事干的RK决定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两只拉姆相视一眼,也都点点头。从纸袋里拿出新买的拉姆的生活用具,调好了房间内的暖气后他们互道了晚安。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灯,原本两个人生活的地方渐渐的只剩他一个人的痕迹,RK笑了笑,他的适应能力很强,从一个人到两个人再到一个人。

他是不需要人担心的怪盗RK。

他也不是一个人,这个家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晚安,瑞琪。”

枕旁无人,一夜无眠。


TBC(让我先去觅个食x)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