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R瑞】风雪夜无归(中)

食用说明:

cpR瑞,带双乐玩


前篇请走→(上)


为什么是中而不是下全怪我修错字的时候把短篇越修越长了orz


有伏笔


双乐是单箭头还是双箭头你们猜啊w


大法师这么可爱有对象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有爱年龄不是问题x


还是无奖竞猜(你走):这篇是he还是be呢?(笑

【私设高亮瞩目】

1.还是真理相关:因为瑞琪和RK是同居所以真理还住在家里没什么毛病啊x真理是很可靠的,他的主人是团长所以经历的东西会比鲁比多,对人情世故的看法一定会和鲁比不一样。平时比较呆,还一根经,但是有什么事发生时他绝对是能依靠能信赖的背后。

2.R瑞确定关系前RK经常为了找线索不在庄园(当然瑞琪为了黑森林的事也经常不在),因此不存在RK三天两头一个预告这种事,半年都没有怪盗RK出没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3.乐乐侠知道自己和摩乐乐共用身体且RK在调查正义基因实验,但是他自己对为何正义之力会选中摩乐乐并且诞生了自己这样的存在是不知道的。这一切摩乐乐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偶像一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看着他,偶尔会拜托他交一些东西给RK。

4.拉仔超仔是同一只,同一个人格,不存在双乐的情况。

5.骰子会魔法,会魔法,会魔法。耍得比较6的是让东西漂浮在空中的浮空魔法和放电。对家务很拿手(毕竟要照顾库拉起居)只是不擅长料理(除了泡泡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法师家里除了泡面基本没别的

6.顺便骰子也没学过语言课。你问库拉听不听得懂?肯定是不行啊x你们理解成两人羁绊值不够所以没感应能力就好了)

7.鲁比一直很靠谱,但是他也有害怕的东西。

---------------------------

临近冬至,摩尔庄园迎来了一场罕见的大雪。

这场大雪足足下了近一个星期,古老的云雾迷桥在神秘力量的保护下终于没有被积雪压垮,持续的雪天,骑士团早已接了命令关闭前哨站和云雾迷桥之间的栅栏门。

出行在街上的人一天比一天的少。

RK在大雪的第二天又出了一趟门,打算购置一星期份量的粮食果蔬,当然让对水果一点也不感冒的怪盗先生亲自去买水果听起来是不现实的,所以这次出门鲁比也跟着一起,为了他家主人的营养均衡。

围好围巾、穿好大衣、戴上手套,确认了一定的保暖措施之后RK推开家门,转头对着正对大门的柜子上的照片说了一句“我出门了。”

淘淘乐街的人流量比初冬的时候少了将近三分之二,已经鲜有小孩子在街上你追我赶了,人们的御寒衣物又多了一层,纷纷戴上了暖和的针织帽。围巾几乎要遮盖住脸的三分之二的鲁比藏在RK的大衣兜帽里,整个帽子的内侧在设计上采用了加工过的绒羊毛,抵御冷风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RK遇上了弗兰克,在买好东西抱着两个大纸袋准备回家的时候。副团长和他无言对视好几秒,首先破了功。

“好久不见。”露出爽朗的笑容,弗兰克冲他挥了挥手。这句话说的不对,RK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在心里默念,毕竟从前他很少给庄园警备力添堵——虽然决定添堵的时候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他们焦头烂额,两三个月没有怪盗RK的消息在正常不过。

上一次见面,是在秋分后的一星期,在前哨战。距离现在不过一个月之久。

他和弗兰克其实没有什么好谈的,打过招呼之后便是离开。

“RK,怪盗RK是不会让人失望的,对吧?”

背向而行的分别,弗兰克看见了墨蓝发青年一如既往地,属于怪盗的张扬自信的笑容。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大雪第三天,菩提大伯和摩乐乐来访。

上一次菩提带着他家的小鬼来的时候还是中秋节。一点也不消停的摩乐乐嚷着要过一个热闹的中秋,正逢那天骑士团排班休假轮到了瑞琪,一年到头似乎都在忙几乎就没有所谓的休假的骑士团长被小公主和他的导师联合压着没躲掉这次休息。

于是菩提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带着摩乐乐来找瑞琪过中秋而不是去前哨站了。

虽然怪盗是个独行侠,独来独往似乎不会依赖人群,但RK并没有所谓的无时无刻脱离人群的情结。菩提是瑞琪的家人,尽管没有血缘关系。曾经被恋人拉着教育了一通的RK现在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与菩提和摩乐乐是亲属,这一点也不困难。

怪盗先生的觉悟很高,他爱瑞琪,瑞琪也爱他,彼此为对方改变一些并不是什么难事。

两人是中午的时候到的木屋,那时RK正在实验室里,分析到了关键的时候鲁比也一同扎进房间忙得不可开交,迎接客人的只有真理。

“真理你还好吗,我带了拉仔一起来哦!”十几岁的孩子总是那么年轻有活力,仿佛有用不完的经历,“葡萄去找玛丽了没和我们一起来,真是太可惜了。”

么么在学做一个女王的同时,玛丽也在学很多的东西,为了能帮上她可爱的主人。作为拉姆中算是很有资历的葡萄成为玛丽的讲师一定是不二的选择,所以对于葡萄缺席这一点真理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

“奇怪了,RK呢?”菩提大伯摸着胡子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屋主人。

“他和鲁比正在实验室里。”真理飘到厨房拿了两盒果汁,看了眼墙上的钟后又看了看二楼,飞快的过去拦住了企图往上跑的摩乐乐,“还是先别打扰他们吧。”

抱着自家拉姆的乐乐瞅了瞅二楼,眼珠子转了转想是想到了什么,笑嘻嘻的应和着乖乖坐回沙发上。

不过当RK下楼的时候,掌控身体的从摩乐乐变成了乐乐侠。

在小孩子的面孔上摆出不属于孩子年龄的笑容,RK面不改色挑了挑眉,他印象里也只有小超人能做到了。两个人交谈的时候避开了厨房里忙活做午饭的菩提大伯,乐乐侠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份密封好的文件和两小管血液样本。

“没想到你这么痛快。”晃着手里的试剂管,RK轻笑。

“正义之力和乐乐无关,我说了现在的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把乐乐当成诱饵或是目标。”乐乐侠冷下脸,其实他从没有打算给眼前人好态度。

“你想多了小超人。”至少现在他不会再整出绑架摩乐乐的事,毕竟正义之力的力量硬抗他是绝对比不过的,更何况......

RK下意识抬起头,看了眼柜子上的相框。能及时救场的人可不多啊。

“想守护什么的话,记得要牢牢抓稳了,别松手。”

乐乐侠哼了一声,也不多留。摩乐乐的身子像是被按了电源开关一样,断了电直直朝地面倒去,拉仔及时变成了一个柔软的大枕头接住了主人。

“唔..我怎么睡着了?RK你在做什么?诶...我的东西呢?完了完了!那可是乐乐侠交给我的任务啊!”

“这儿,我刚刚见到他了....”还没等RK说完话,摩乐乐急忙跳起来四下寻找小偶像的身影,然后热情就被RK的一句话浇灭了,像个打了霜的茄子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

“给,这是你的偶像给你的报酬。”RK抛过去一个体积不小的包裹,摩乐乐手忙脚乱的接住,不可置信又迫不及待地拆开,里面是乐乐侠最新的闪卡、公仔和附上了亲笔签名的一张超大海报。

“哇!”眼睛都发亮的小家伙兴奋地冲到厨房扯着菩提炫耀,“大伯快看!!真的是乐乐侠!!”

草草的一同吃了午饭后,菩提就被洛克行政官叫走了,RK目送两人出了门,拎着乐乐侠交给他的文件袋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怪盗RK,从不食言。

 

大雪第五天,冬至,RK感冒了。

RK并不是怕冷的人,但不代表他不会在冬天里生病。

在实验室通宵一晚上的怪盗先生只穿了件打底衫和坎肩毛背心,外披了个做实验专用的白大褂,粗心大意且沉迷研究的他忘了开暖气,小屋地处郊外,冬天的深夜格外的冷,只有那点点的衣物根本达不到御寒的效果。

当晚因为白天过于操劳而被主人打发了去睡觉的鲁比自责的守在床前,一次次地将敷在RK额头上的毛巾拿下来浸湿又放回去。

如果不是他听话去休息了,如果不是他太粗心没有检查好暖气有没有打开,主人就不会这样躺在床上了。

“bibo.....bibo......”

黑色的小拉姆用金色的叶子蹭了蹭还在昏睡的青年的脸颊,压低的音量的声音夹着微微的哭腔。

“好啦鲁比别担心了。”突然有根金色的叶子安抚似的蹭了蹭他的脸,回头,是真理。

蓝色的拉姆将床边的盆里的水换了新的,带了点点暖度。真理上前掀开湿毛巾的一半,用叶子试探了一下RK的额头温度,还是很烫,昏睡中的人还不时的咳嗽,嘴里时不时嘟囔的话根本听不清楚。把毛巾放好后,真理叹了口气,只靠他们两只拉姆要把RK照顾痊愈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我去把绫散找来。”要说眼下谁能最快来帮他们的,大概只有乔绫散了。

粗略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速度和家到淘淘乐街的距离,怎么都要花上个二十分钟。鲁比犹豫地看了看门半掩的房间,只好同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飘到门口的真理刚要开门,动作一顿,回头和鲁比叮嘱了几句,“暖气开好了,厨房你刚刚烧的水我也关了,我很快回来。”

“bibo。”鲁比点了点头,开门的时候刮了一阵不小的风雪,和屋内完全不同的温差让鲁比抖了抖,注视了好一会真理远去的方向,直到那蓝色的影子消失在视线内才关上门。

鲁比正打算回到RK的房间,转身便看到柜子上主人和瑞琪的合照,不由自主的看向紧闭的大门。

真理很快就会回来的,他知道。

 

大雪接连不停地下,来店里的客人也是一天天的变少,早早地给店挂上了停止营业标志的乔绫散正在厨房里做今天最后一份甜点。

穿着暖和的针织衫围着围裙的棕发少女将蓝莓一一洗净装在玻璃碗里,擦了擦手转身去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四个库鲁马库魔法果放到了桌上的袋子里。幸好这种黑森林的特产前一次被人当做礼物送过来时还有存货,少女耸耸肩,转身回去将火炉打开。

在小锅内倒入糖和水,将小火慢慢调大,水咕噜咕噜的开始冒泡,糖也在溶成糖水,散出丝丝的甜味。乔绫散把熬制好的焦糖倒进模具中,又倒上静置好的布丁液,将烤盘放进了烤箱调好火候和时间。

等待烘焙的期间她也没有闲着,检查了一遍提前补好货的食材,又将店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做完了零零碎碎的活之后少女伸了个懒腰,靠坐在烤箱旁边的椅子上吸着自制的蜂蜜柚子水,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料理台。

烤箱发出了叮的一声,戴好隔热手套后将烤盘拿出,饱满成型的布丁被好好的装在了点心盒子里,一同放进了同一个袋子中。

“叩叩......”店内的橱窗玻璃传来一阵阵的轻微敲打声,很快被盖过去,听力极好的少女并没有错过,放下手里的果汁跑了过去,蓝色的超级拉姆只围了一条围巾飘在空中,金色的叶子又一次敲了敲门。

“真理?”乔绫散很意外等来的小家伙竟然是真理,“你怎么会在这?”扭头看了看时间,这个点他不应该在这里才对啊?

“绫散,RK发烧了,一直昏迷不醒还说着胡话,你快去看看吧!”真理语速飞快,受过专业语言课的小家伙吐字十分清晰,乔绫散被内容一惊,冲回内室拿起背包捡了点发烧药感冒药一并塞进包包里,正要出门时,她偶然想起刚做好的冰糖雪梨水又折回去打了一大壶也塞进了背包中。

“bibobibo??”后一步来到店里的紫色方头小拉姆截住了火急火燎要出门的两位,骰子很是不解的看着他们,真理默默咽了口气,他可不想再解释一遍了,浪费时间。这么想着,他干脆用叶子拽了拽乔绫散的衣袖示意她赶紧走。

“等等。”少女安抚了一下真理,回身跑进厨房鼓捣了一阵,领着另一个大一些的袋子走出来递给骰子,解释一番,“午餐晚餐和明天的早餐我都放在了袋子里,我还有事今晚就不回去了,你和库拉说一声。天冷明早的早餐要热充分了再吃....”

真理看了一眼挂钟,从他出门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四十分钟了,不等乔绫散解释完真理干脆将袋子一股脑塞给了骰子之后赶紧拽着姑娘的衣袖将她往门外拉。

被一同拉出门的骰子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人一拉姆消失在他要前往的方向的反向,用浮空魔法保证袋子稳稳的停在空中,打翻袋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紫色的小家伙抖了抖,他可不敢想象。

说起来...冬至不是团聚的日子吗?骰子不解的看着乔姑娘远去的方向,明明她和主人都挺期待的啊?

带着满腹疑惑的骰子只能乖乖的拎着被交付的袋子往雪山方向走。但愿主人今晚的热情不会被彻底浇灭吧。思考了一下自家主人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虽说主人只负责烛光而晚餐是由绫散负责的吧,估计是要泡汤了。

主人应该不会生气然后跑到庄园胡闹吧?

“bibo....”回家中的骰子几乎是三步一叹气。

 

回到家的时候,刚刚推开门,一团黑色的影子从室内直冲出来险些要把真理撞飞,还好乔绫散及时伸手把俩小家伙揽在怀里。

“......”被撞得晕乎乎的真理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鲁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一言不发的从乔姑娘怀里出来飘回了RK的房间。

“我先去给RK煮点粥,他是不是一直没吃东西?”依照真理的指挥换号室内鞋的乔绫散看了眼几乎是分了神根本没理她的蓝色拉姆,叹了口气只好自己摸索去厨房。不管吃没吃,做一些热食总是好的。

真理瞧了一眼厨房那边,思考了一下决定追去房间。

室内微高的暖气让被风吹得僵冷的身子重新灵活起来,真理吐了口气,RK的状态比起他离开前好了些,虽然还有咳嗽,但没在继续冒虚汗和说梦话,脸上不自然的潮红也稍稍退了些。

鲁比拧了拧新浸湿的毛巾敷在主人的额头上,这样脆弱的主人很久没看见过了,无力的、仿佛易碎之物,转眼间会消失在视线之中。

探求真相的道路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苛刻,无人知晓的古老谜语,无人踏足的未知领域,还有不断地被人误解,被伤害,RK知道生命的脆弱,鲁比也知道。

曾面对死亡的威胁,当人会对活着而感到眷恋时,也会明白生命是多么脆弱。

想到这,鲁比朝被RK摆在了另一边的床头柜子上的,他和瑞琪的合照。照片是艾米拍的,在他们刚刚在一起,一同穿着便装去游乐园约会的时候。

同样的道理,经历过的RK和鲁比会明白,瑞琪一定也明白。

脆弱的生命,一不小心,就会失去,一旦失去,再不复返。

房间里尽是沉默,只有RK断断续续的咳嗽声,鲁比小心翼翼的拿着勺子将真理准备好的水喂给主人。

迷糊中的RK曾不断地叫着一些人的名字,有他的双亲,也有鲁比,还有瑞琪。那些在怪盗的生命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的人。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才会小心翼翼。

真理垂下眼,他知道鲁比在想什么。于是,他凑了过去贴了帖鲁比的脸颊,还有些冰凉的感觉让鲁比不由自主向后退。但,那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属于生命的体温和触感。

“鲁比,我回来了。”

应声抬起头,他就在自己的眼前,露出了笑容。

“bibo......(嗯......)”

还好,你回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