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R瑞】题目暂空

食用说明:

◆cpR瑞

◆一个姑且算是有主线的短篇系列,这是头章,做个试阅

◆温馨向,现代paro(附注:R瑞两人的名字是有伏笔的,并不是乱写)

◆人物官方的,ooc是我的

尼尔拉:我有句mmpRK你给我听好了!

=========================

<书肆>

摩尔小镇的淘淘乐街街角转弯处有一条小巷,巷子尽头有一家旧书店,刻着店名的木制门牌被隐藏在了店前的一棵巨树的枝繁叶茂下,时常被吹得吱呀作响。

说是旧书店,不仔细看会让人以为是普通的民居。屋顶是别致的设计风格,粗壮结实的规整木头组成了房椽,期间却不铺上砖瓦而是将其镂空,爬山虎循着爬满了整个屋顶;门口立着的朱色邮箱已经被时间斑驳了漆色看不清主人之名,玻璃橱窗上绘着的樱花枝桠也已经蒙上尘埃。

所有的迹象都在表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拜访了,就像从自打闭门那天起就再未有人注意过这家小店。

同样是木质的门把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个简约样式的营业标志,只是一直以“CLOSE”示人。

 

放学的钟声刚刚敲响,丫丽立马甩下一直在耳边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的摩乐乐,挎上背包离开教室。穿着红色唐装上衣白色马裤的少女看了一眼腕上的表,时间还算充裕,索性她就读的摩尔高中没有校服这样的硬性规定,为她省去了换衣服这样的环节。

淘淘乐街一向热闹非凡,路过熟人的冰饮店时丫丽还顺了一杯冰凉的西瓜汁。虽然刚临春季,陡然上升的气温让人猝不及防,连冰饮都提前染上夏日的气氛。一面吸着果汁一面东瞧西望,按照标签上的简易地图,左拐右拐,终于在转过一个街角后她看到了那条两旁都栽满植物的小巷,巷子尽头真的有一家神似居民宅的建筑。

——拾荒书肆

走进的时候,按照便签上的小嘱咐,丫丽特地观察了一下门口树荫间,果真有门牌。

落地橱窗后是不怎么光亮的房间,零零散散的阳光透过屋顶爬山虎的缝隙照着建筑的内部,无论是书架上还是地上都堆砌着一沓又一沓的书,隔着玻璃丫丽似乎已经能闻到了属于纸质书的特有香味。

门口的白色栅栏和朱色邮箱已经被人清扫了尘埃,满天星盛开在栅栏中,细小的枝叶上还挂着点点水珠,门把手上挂着的小木牌示人是“close”的一面。

这个小木牌但从设计上来说是十分吸引人的。不规则的曲线构成的矩形,上方的两角分别有两个很可爱的卡通形象,一黑一蓝,圆圆的如同团子一样的身体,还有三根金色的叶子状的东西;中央写着花体的英文,右下角还有一个应该是组合起来的图案,白色的五芒星魔法阵上有一副黑色的眼镜,眼镜的中间还有着三簇大概是红缨一样的装饰物。

门并没有锁,拉开的时候还能听到清脆的风铃声,丫丽推开门的同时拉长语调说一句打扰了。还没等到迎接的人,入门右手边就是柜台,室外除了书,往里走还有两扇通向内室的门。

丫丽四处看了一下,还是没有人,决定向门走过去。刚过门没几步,室内比较深一些的地方就传来一阵闷哼和书堆倒塌的声音。

十七岁的少女深吸一口气,慢慢往深处靠近,里面只开了两盏灯,一个内嵌的大书架几乎占了二分之一的空间,螺旋式的小型木质阶梯直通书架顶端,地上堆积着一摞摞的书,表面还积着一层薄薄的灰。

倒下的书堆中间有一块只能容纳下一名成年男子的小空间,却意外的发现了两个人呈一上一下的姿势挤在里面,上边的墨蓝发青年一手撑在书架上一手枕在身下人的后脑勺上,修长的身形把下边人挡去了大部分,但丫丽还是看到了露出一小部分的金色头发。

“咳咳...”青年意味不明的咳嗽一声,直起身子从围裙口袋里拿出一个黑框眼镜,同时伸手拉起了书堆中的另外一个人。

不同于墨蓝色发的青年十分悠闲的神情,丫丽和他对上目光的时候,对方赤色的眼瞳里甚至闪过狡黠的笑意,那表情,没错,丫丽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人的表情就像在炫耀什么。反而是被他拉起的另一个人——金色短发蓝色眼瞳的青年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把目光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问题,被暖橙色的光笼罩的两人,金发青年的脸上有几分潮红。

“那个...你们好...”丫丽有些窘迫的抓着手臂,金发青年有意无意的朝身旁还在笑着的人扔了个眼刀。

“你好,你是丫丽吧?要来这里打工的小姑娘?”手指放在下巴上,被甩了眼刀的某人轻松笑笑,动作从牵着身旁人的手变成了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听到对方念出自己的名字和目的,少女先是一愣,继而点点头。

“你好,我叫瑞...瑞凯,是这个店的员工之一。”金发青年率先上前伸出手,较近的距离让丫丽很真切的看清了他的样子,刚刚灯光照着他金色的头发使得连五官都显得有些模糊不真。金色的短发,要说最完美的莫过于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瞳,像是不经人工雕琢,天然形成的蓝宝石,是极为稀有的瑰宝。

仿佛大海一样,而那片海中深藏着灿烂星辰。

帅气。除了这个丫丽脑子里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眼前的这个人。

“他叫基德,也是店里的员工。”瑞凯指了指身后招手的青年,丫丽了然似的眨了眨眼睛,同时向两位应该算是她前辈的人鞠了一躬,“你们好,我叫丫丽,现在在摩尔高中读书。”

眼前的两人说是大学生肯定没人信,怎么算也该是至少工作两年以上的社会人士。

“咦?这么早就来了?”苍老的声音是在丫丽身后传来的,转身,这位穿着深紫色带兜帽的大长袍子的老人拄着拐杖不知道是从哪里走出来的,一边顺着自己的长长白胡子一边微笑地打量着自己。

“您好。”丫丽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老人点点头笑着回应,还没等打开话匣子,那老人便很有精神的,表情却是谜之恨铁不成钢,挥着拐杖朝墨蓝色发青年头上砸过去。

只见基德一副大概是咬着舌头的表情堪堪一躲,伸手捞过一本挺厚的书挡在自己的头上接下老人的第二击。丫丽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一老一小就在小小的空间里你追我打,瑞凯忍了忍笑出声的冲动,体贴的拍了拍姑娘的肩膀将人牵离打闹现场。

“尼尔拉老师,再不开店就要赶不上书库补给了。”在老人的拐杖就要砸到基德头上时,瑞凯及时出声阻止,尼尔拉看了看有些窘迫的瑞凯,又看了看大概一点也没有自己做错事自觉的基德,摇着头走向柜台,“小姑娘你跟我来。”

离开之前,丫丽听到了基德一声闷哼,少女只好装作没看到金发青年那毫不留情的一记肘击。

 

在书肆打工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过程很轻松让丫丽不由得一阵高兴。说是面试,其实尼尔拉只是问了问她的作息时间,早上的工作全权由瑞凯和基德负责,作为一个还在上学的人来说,丫丽乖乖的点头接受安排。她的工作主要是放课后的书架整理以及旧书收购的书名登记,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书肆没有很大,但也没有丫丽看起来的这么小。一个外室两间内室,入门右手是柜台,左手则是一个靠着落地窗的长桌,大约一次可以容纳十人左右的休息处。在外室最角落的地方还有个小房间,据说是尼尔拉的住所,单看门的大小丫丽有点不敢相信,有点难像想里面空间究竟是多大。

“瑞凯先生和基德先生也是住在书肆里?”

“咳咳咳.....”

正在喝水的金发青年猝不及防被呛红了脸,基德一面帮人拍背顺气的同时一面笑得神秘莫测,站在尼尔拉身边的丫丽确定自己没错过,微笑着的尼尔拉脸上的表情险些崩。

“当然~”基德笑得异常开心,“丫丽今晚要留宿吗?我们这儿还有间空房。”

“不...不用了,谢谢。”女性的直觉告诉丫丽这种要求还是不要答应为好。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