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架空】十秒钟记忆

架空设定

CP:本宫大辅x小夏

(小夏,数码02广播剧女主,能化为人类模样的数码兽)

小夏是亲女儿~☆

结局真的不虐(ง •̀_•́)ง

—第0秒—

病床上的金发人睁开眼时,墙上的钟正好指到了数字“7”

—第1秒—

不知所措。

当我醒来时,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只有这个词。浓重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呼吸道,我努力地支起身子,环顾四周,一片惨白的病房里没有一丝生气。

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出神地盯着被子,以及那双随意地搭在被子上,却莫名的攥紧了的手。

不管是名字还是什么,甚至连进医院的原因都想不起来,脑子就像被格式化了的电脑,所有的过往都被删得一干二净,不管是好的记忆还是不好的记忆。

“砰”

忽然,门外一阵吵闹,我抬起头,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少年推门而入,带着一片色彩堂而皇之地闯入了这个惨白色的世界。

“小夏.....”

少年低着头,用力地吸着鼻子,好像是在把什么即将涌出的东西压回肚子里。他努力平复着呼吸,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清晰而不是夹杂着哽咽。

“欢迎回来,小夏。”

他抬起头时,脸上溢着笑容,像是我睁开眼时,从窗口洒入的阳光。

—第2秒—

“我是豆丁兽!”

少年的怀中窜出一个蓝色的影子,跳到了我的被子上。

那是一个蓝色的小家伙,头上有一对大约是角的东西,但我又觉得那是它的耳朵,赤色的眼瞳亮晶晶的,眨巴眨巴的样子甚是可爱。

少年揪起小家伙,让他不要捣蛋。

“笨蛋!”小家伙挣脱了少年的手,跳回床上,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第3秒—

少年一点点地梳开我乱糟糟的长发,这个动作仿佛做了成百上千次,就连要将已经梳顺的头发先拨到一边这样的小动作都烂熟于心。

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就像在对待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

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却下意识的信任他依赖他,所以我才答应了他帮我梳头发。明明什么也想不起来,少年心念的“小夏”与我不同,从醒来的那一刻起所发生的事情可以说和现在的我毫无关系。

可是,为什么?

一片空白的大脑没有发出任何指令,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靠向身后的那一片温暖。

我微垂下眼眸,指尖因为攥着被单用力过度而发白。

记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有一些东西,即使心灵忘记了,身体也会记得。

他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第4秒—

少年将我的头发梳成了两瓣的低马尾,用有铃铛装饰的丝带束着。

“小夏是病人,应该吃一些营养的东西而不是拉面!”蓝色的小家伙十分鄙视的看着端了一碗拉面的少年。

他给我带来了一碗拉面,据说是他自己做的。

香气钻入鼻中,一股暖意由心底而生,渐渐蔓延至全身。

少年无视掉嚷嚷叫的搭档,白瓷的汤匙盛起一勺色泽恰好的面汤递到了我的嘴边。

我怔怔的看着他,那张少年年纪的面孔上除了温柔,还有些许期待,深藏在了金色的眼底。

“好喝.....”

味蕾上炸开的,是无法言语的,熟悉的味道。

—第5秒—

发上的铃铛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像是小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激起了层层涟漪,在这个白色的世界中。

“我们相遇在这样的天气里。”少年的眼眸里泛起怀念,我顺着他说的方向望去,窗外一片雪白。

下雪了

“那个时候某人笨笨的。”蓝色的小家伙躺在被子上笑得直打滚。

“啰嗦!”少年瞪了它一眼。

我的眼神微暗,藏在被子里的手慢慢紧握在了一起,为了掩盖那莫名的颤抖。

我在怕什么?

我抬眼看着拌嘴的两人,唇微动,却没把话说出口。

我.....不是你们的小夏.....



—第6秒—

“小夏”

少年将他的外套披在我的肩上,环过的肩膀轻轻拉我入怀中,瞬间环绕在周围的暖意让我眼眶一涩。

蓝色的小家伙钻到了我的怀里,并收到了少年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一生最幸福的事.....”

我感受到他抵在发顶上,轻缓地开口,音色温柔。

“遇到了所有的伙伴....”

“遇到了豆丁兽.....”

拥着我的手臂渐渐收紧

“遇到你,小夏。”

我清楚地感受到,眼眶发红。

—第7秒—

“别害怕。”

少年握住了我已经有些的发冷的手,他俯下身,额头轻轻贴上我的。我下意识想要往后靠,却被他紧紧拉住,不能动弹。

太近了....

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扑在脸上的,他温热的吐息。

“小夏要被你憋死啦!”蓝色的小家伙猛地一蹦,顶在了少年的下巴上,让对方疼的呲牙咧嘴。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少年的动作有些滑稽。

“噗”我实在没忍住

扭打的两人闻声瞬间停了下来,齐齐看向我。

这让我不自主地缩了缩肩膀,我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小夏笑了!”小家伙高兴地跳到我的被子上一碰三尺高,少年的眉眼也染上了欣喜。

你也笑了

我在心里默念,唇角不自觉地维扬。

在闯入这个毫无生气的惨白世界后,少年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8秒—

“夏の扉を开けて

私をどこか连れていって

フレッシュ!フレッシ.....”

柔和的音色,就像少年的为人,令人倍感温暖。

他自顾自的唱起歌,我和小家伙是他的听众。窗外还飘着雪,白茫茫的一片,紧闭的窗连鸟叫声都听不见。我扭头时正好瞥见枝桠上的一点点艳红,一簇簇的,并不多,却在纯白的世界里美得惊人。

[这是梅花]

我骤然睁大眼睛,刚才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和少年的声音。我转过头,那人就在眼前,坐在我的床边,哼着歌。

[冬天是梅花盛开的季节]

.......

[我是不会离开的!]

因为.....你是小夏啊!]

内心忽然涌出一阵巨大的悲伤,几乎要将我淹没。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从眼框中滑落,在被子上溅开了花。

“小夏!”少年和小家伙都慌了,他抬手为我抹去泪水,环抱住我,低声安慰,“没事的,我在,我在....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像是忏悔一般的,少年的话语中有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我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袖,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求生的惟一的浮木。

【我们是不是认识.....】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你和豆丁兽对吗.....】

【可是,我却想不起你的名字.....】

—第9秒—

脑海里闪过好多个记忆碎片,我却仍是想不起什么。回想记忆所引发的疼痛几乎让我晕厥,可我知道我不能表现出来。

那个人.....会担心....

这是我醒来后唯一一件确定的事,我不想他再露出强颜欢笑的表情了。

那个人的内心,一定悲伤成河....

“小夏...”少年扬着苦涩的笑容,轻抚我的脸,“别忍了,别想了,嘴唇都出血了....”

一股腥味蔓延在口腔里。

为什么?

我不解的看着他,明明你看着我,更痛苦不是吗?

明明你很期待,我会记起什么。

至少,能想起你的名字....

至少把那个“小夏”,还给你.....

我低下头,被子被我攥出了褶皱。

可是我还是想不起来,你是谁。



—第10秒—

“我真是没用啊....”少年喃喃自语,“我又把小夏弄哭了....”

他让我躺回床上,好好休息,并抱起了豆丁兽。

我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袖

【[别走!】

“我不会走的。”少年握住我的手,轻轻安抚着,“我答应过小夏,不会再离开。”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也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手也渐渐往下垂。

似乎,到极限了......

可是我还没想起来....

【只有这次,一定要想起来!】

这个念头驱使着我,努力地在朦胧中,寻找那片熟悉的酒红色。

“小夏......”

意识被黑暗淹没时,手心里还有一片熟悉的温暖。我似乎听到了谁的话语....

“dai....suke....”

评论
热度 ( 3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