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架空,婚后设定】有你相伴

食用说明:
本文,婚后设定,涉及多对夫妇,有些还有孩子了【因此,夫妇设定除了光美和本宫夫妇其余全来自02大结局,掐cp掐人物别找cc谢谢XD】
大辅已婚,并有一子本宫匠,5岁的小屁孩。
本宫夫人有数码兽,so本宫家一共四只数码兽。
本文以正文番外为设定基础,但可单独使用,只要你认得数码的人物即可放心食用。
无原创兽,放心食用。
   

Part1、
    酒红色头发的男人把手上的水珠擦干净,将挽好的袖子随意放下,自家的拉面馆已经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墙上挂着的猫头鹰挂钟滴答滴答地走到了“7”。
    “master,我们就先走了~”
    和他打招呼的是店里打工的几个日本留学生,他们脱下工作外套换上了大衣,裹好了厚实的棉围巾,推开门要走时,转身招呼了一声。炖汤的锅升腾起的雾气模糊了男人的视线他下意识回了一句,其实他只看见了几个朦胧的身影。
    门外呼啸的冷风让男人打了一个寒颤,放在围裙口袋的手机震动拉回了他的思绪。
    『再不回来今晚的大餐就没你的份!!!』
    没有落款也没有称呼的短信,一连串的感叹号后却附上了一张大大的鬼脸。
    “噗。”男人没忍住嗤笑出声,不用想都知道发件人是谁了。他合上手机,一面解开围裙一面上楼,自家的拉面馆二楼就是简单的休息室。
    推开门,房里暖气十足,男人走了几步,便在一团天鹅绒的毛毯围成的简单小窝里找到了那个抱着还没吃完的花生就已经睡着了的贪吃鬼。男人轻笑着,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关了店门。
    七时多的夜晚街道上,各式各样的店面灯火通明,橱窗里摆着的精美圣诞树和烤火鸡提醒着男人已经到了圣诞节,童声合唱的圣诞歌飘扬在整个街道上,小广场的中央,巨大的圣诞树挂着彩灯,树下还有交换礼物的人们。
    男人走在街道上,他特地绕路到了小广场中央,站在巨大的圣诞树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辅,你在想什么?”蓝色的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它围着特制的围巾,两个小角藏在了手工制的圣诞帽子里。它从帽兜里爬到了搭档的头顶上,眨着赤色眼睛的样子十分可爱,还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
    “以前的圣诞夜”男人一顿,噗嗤一笑,“那时候你还把祖利兽狠狠揍了一顿。”
    “还不是你表达不清楚。”小家伙表示当年的乌龙不是他的错。
    “我们买一份圣诞礼物回去吧。”本宫大辅耸耸肩,转了个话题的同时,迈开步子走向了买小礼品的小商店。
    “我想吃圣诞大餐啊!!!”豆丁兽揪着男人的刺猬头,嚷嚷大叫。无视掉头上大吵大闹的小家伙,本宫大辅推开了商店的门。
    暖气扑面而来,本宫大辅搓了搓被冷风吹得有些僵硬了的脸。店里洋溢着浓厚的圣诞气息,架子上的每一件商品都被染上了节日的气息,用红色的包装纸包装得十分精美,一首marry Christmas让气氛即使是夜晚也很欢快。
    倒不如说,这才是节日该有的夜晚吧。
    本宫大辅的目光流连过一个个架子,突然,他的脚步蓦然停下,让他头上的豆丁兽险些因为后坐力被甩出去。
    豆丁兽看了一眼被本宫大辅中意的商品。白漆的格子上有一个墨绿色的盒子,红色的内层铺上了白色的棉绒,棉绒上躺着的东西才是吸引本宫大辅的真正主角。
    于是,某只兽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无奈开口,“果然大辅的情商就只会送这个。”
    “闭嘴啦。”本宫大辅嘴上回敬了一句,动作却毫不含糊,他马上就拿着墨绿色的盒子去结了账,穿着圣诞裙的售货员小姐用金色的丝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并对本宫大辅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圣诞快乐~”
    出于礼貌,本宫大辅同样回了一句圣诞快乐。
    “大辅,其实你的异性缘还是不错的嘛。”豆丁兽忽然回想起了大学时代某人曾经收到多份情书以至于同校的沃利斯差点和他单挑这件事,“可你那单恋单身多年的黑历史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本宫大辅表示他不想回答,他看着手里的礼物,嘴角不自觉得上扬。
    给她的礼物,果然这个最合适。
   
Part2、
    “我们回来了。”刚打开门,两人就闻到了浓郁的香味。
    “哇!今天有蔬菜浓汤啊!”豆丁兽从本宫大辅的头顶上跳了下去,正要欢喜的跑进厨房,却因为喉咙一阵紧促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而晕过去。它挣扎了一下,发现是一把竹剑挑起了自己的围巾。
    “去洗手!”剑道兽挥着竹剑守在厨房的门口,面色严肃。
本宫大辅忍笑看着搭档灰溜溜地跟着小熊兽进了洗手间。他将围巾和外套解下,挂在了衣架上。客厅里吵轰轰的,本宫大辅确信他听到了太刀川美美的声音,似乎已经醉了......
    “今晚要做拉面吗?”剑道兽歪着头问道,明明只能看到两只眼睛,本宫大辅却觉得这孩子在卖萌。他松了松领带,笑着反问,“你们很想吃?”
    “小匠想吃!”5岁大的儿子从客厅里跑了出来,小熊兽跟在他的后面生怕他摔着,芝高兽和豆丁兽正赖在小熊兽的身上不下来。所以说,本宫大辅一直认为家里有只保姆属性的小熊兽真是太好了,至少他能同时管住三只小魔怪。
    “妈妈她也一定想吃。”稚嫩的小脸上一副笃定的模样,本宫大辅看着那张和小时候的自己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有些发笑,这张出奇像的脸在小家伙四岁的生日宴会上还被他姐吐槽了呢。
    不过,他儿子不像他像谁。
    本宫大辅无奈地摇了摇头,打发儿子去客厅,他自己却转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飘着蔬菜浓汤的香味,一只即将完工的火鸡被放置在一旁。女人穿着一件比较宽松的白色长裙,因为在室内所以她只套了一件米白色的针织衫,蓝色碎花边的围裙系在腰上。专注于做饭的她并没有察觉到某人的接近。
    “怎么,今年不是美美姐做了?”本宫大辅抢先一步伸手替妻子拿了橱柜里的胡椒粉,15cm的身高差让两人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拥抱。
    “欢迎回来。”女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她接过了胡椒粉,洒了一些在用勺子挖起的一勺土豆泥上并塞进了本宫大辅的嘴里,“今天下午安里森太太比美美先到了,她一时兴起就说要教我做圣诞餐。”
    他们的邻居安里森一家脾气很好,尤其是安里森太太,自从熟络后几乎是隔两天就上门拜访一次,这个英国女士对日本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连日语都是纯正得不带英国腔;对他们家的小家伙们更是喜欢的不行,无论是本宫匠还是数码兽们。
    本宫大辅斜着身子,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客厅里举着香槟和沃利斯拼酒的太刀川美美啊不对,应该是泉美美,以及正努力不让她再多喝的泉光子郎,他倒觉得,美美绝对是每年玩得最疯的那一个。
男人看着忙碌的妻子,思索片刻。
    “大辅,你怎么还不出来!”泉美美的高声呼唤让本宫大辅直接放弃了思想挣扎,眼下还是先解决某大小姐的胃吧,礼物什么的晚点再送也不迟。
这么想着,某人也开始投入了晚餐的准备中。
   
Part3、
    “所——以——说——”抱着一个小婴儿的一乘寺京拉长的声音夹杂着呼啸凌冽的风声,“我们现在在挪威啊。”明明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一乘寺京还是不成熟的模样,她异常兴奋的冲荧幕摆了摆手,“美美姐,你们在哪?你看得到我吗?”
    一旁的一乘寺贤生怕妻子就这么顺势将孩子甩出去,赶紧将小家伙接了过来。
    “当然是在世界第一的拉面大王家里。”泉美美晃了晃她那粉栗色的长卷发,脸颊微红的她似乎是真的有几分醉了,不过大小姐表示这并不影响她继续疯玩。荧幕对面的一乘寺京一副“怎么又是大辅家”的模样耸了耸肩,她将镜头转投向了天空,一大片的绿色极光染了墨蓝色的夜空,与一乘寺夫妇通话的同时,泉光子郎的电脑里传来了许多人发来的新年祝福
    『惠香做的蛋糕~各位,圣诞快乐哟~』
    谁都没想到,第一个刷屏的是往年几乎都是忙得抽不开身的诚户丈,他和妻子城户惠香,儿子介生还有一个双层的圣诞蛋糕来了一张一家人的合影,哥玛兽被奶油糊了一脸。自家开的诚户医院有名气后,圣诞节几乎是在手术室或急诊室里度过的某名医今年终于能在家过了,不过圣诞节后某位前辈吐槽他的妻子倒是怀念了那几年特殊的圣诞节了。
    『大和的年末演唱会好多人啊.....』
    发图的是加布兽,人形化是个小孩子模样的伽林据说只是出去买了个水在返程的时候就险些找不到在后台的石田夫妇了,好在石田家的两个小鬼头和比丘兽一起找到了只差一步就出了会场的伽林。明明才过中午,现场却已经有很多人了。
    人气乐队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至于为什么后几年某人气主唱会突然变成了宇航员,本宫大辅表示不想去纠结这些了。
    『即使是圣诞节也要吃红豆饭团~』
    火田伊织和冰见友树一起过圣诞节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不过这两人从初中开始就同校,还一起考了同一个大学,前不久火田伊织给本宫大辅发了一条短信,据说是他和冰见友树做了邻居什么的....
    照片是两人一起在厨房里做红豆饭团,两人的身后,火田美绘和冰见杏里看着两个十分幼稚的大男人的无奈表情其实比脸上糊了面粉的伊织和友树更抢镜头。泉光子郎和本宫大辅一致这么认为。
    高石武发的图应该是在后台的石田夫妇,看来他也在演唱会的现场。
    Tamer小队的大家今年似乎聚在了牧野留姬的家里,盐田博和和北川健太依旧是每年的合照上最抢镜的那两个。
    DAST的人们今年居然聚在了从前一起工作的办公室里,鬓髻斑斑的萨摩队长还是威严不减,尽管这张照片比较像是藤枝淑乃在他被灌酒的时候偷拍的。
    不管是发图还是发新年祝福的都在不断的增加。
    “我们也发一张!”说着,泉美美扯过泉光子郎和自家的火鸡来了一张大大的合照,把拉面端出来的本宫大辅正巧看到妻子也难得有兴趣的凑在一起看,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微变,她向本宫大辅招了招手。
    泉光子郎的电脑上,所有认识的伙伴都在刷新年祝福,唯独有一个人,单独发信息给光子郎。
    『新年快乐,他也一样。』
    落款人是八神光。
    两人都沉默了,本宫大辅刚开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老爸!!”匠抱着平板电脑从沙发上调了下来,将屏幕举到了自家老爸的面前,“姑姑说过几天爷爷奶奶会来哦,还有等会......”话还没说完,门铃便响起了。
   
Part4、
    门外站着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褐发青年,他身边还有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人。
    “都别站着了,快进来吧。”泉光子郎拍了拍本宫大辅的肩膀,然后将杵在门口的人拉进了屋里,“不说在年末大扫除吗,你们这么闹失踪,还有没有工资的?”
    语气是怎么听怎么戏谑,听着好友的调笑,八神太一只是耸耸肩:“谁知道呢~”
    话语中表明了某人丝毫不在意这点,倒是他身旁的松田启人没忍住“噗”了一声。
    暮海杏子刚进门就缠上了自家妻子,对于这点本宫大辅有些无奈。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拍一张大合照吧。”对于这种事,泉美美总是有惊人的热情。八神太一摆了摆手,和松田启人异口同声地表示自己不想凑热闹,暮海杏子倒是很捧场地凑了过去,两位美女玩得不亦乐乎。
    “太一哥哥!”本宫匠抱着搭档芝高兽从妻子的身边飞奔过来,“你看我的蛋已经孵化了,是和爸爸一个种族的芝高兽。”小孩子的兴奋总是能感染到身边的人,八神太一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叫叔叔才对。”本宫大辅敲了敲儿子的头,却被回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明明是爸爸你更老!”
    屋内的人瞬间炸开,笑成一团。本宫大辅追着儿子就想打,这父子俩的孩子气真是一模一样。
    八神太一将两份包装朴素的礼物交给了泉光子郎,上面并没有写任何的信息,对方想也不想就收下了。
    “老样子?”没有任何的疑问语气,看来他早就知道收礼物的人会是谁。八神太一笑着点了点头,他走到暮海杏子的身边嘀咕了几句后向松田启人和正在吃东西的两人的数码兽招了招手,准备要回去了。
    所以说,刚才一副不在意工资的人是谁啊。
    泉光子郎不想去吐槽八神太一。
    “太一你真扫兴。”微醉的泉美美撇了撇嘴,她自然听到了八神太一对暮海杏子说了什么,看着那张笑得温和的20岁的面容她就来气,所以某大小姐果断将一瓶啤酒塞到了青年的怀中,“给本小姐喝!不喝完别想走,你连带启人和数码兽们的份一起喝!”
    泉光子郎在美美说完话的下一秒直接无视八神太一的求救目光将注意力埋到了电脑中。他在邮件编写页面上打下了一句“新年快乐。”没有任何落款,收件人是八神光。
    这样....就行了吧。
    邮件发送成功后,泉光子郎重新将荧幕调回了伙伴们刷新年祝福的聊天群上。
   
Part5、
    不得不说,美美带着一群人玩得异常地疯。本宫大辅看着像是被小偷扫荡过后的客厅,心里有些难以言语,他刚刚清理掉地面,墙壁,甚至是天花板都有的奶油。
    丢蛋糕大战什么的,明年还是别玩了。
    本宫大辅默默地在心里计划着。
    等到送走客人,将家里收拾干净后,已经是23:50了。有些脱力的男人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小酒,放下酒杯时,正好看到剑道兽歪着头盯着自己。
    自家的剑道兽,彬彬有礼外加有些天然呆,但就是能和小熊兽一样压制住家里的三个小魔怪,要知道,本宫匠和芝高兽,外加一个豆丁兽闹腾起来真是让人头大。本宫大辅表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个的搭档每次都会在捣蛋中插一脚。
    但那双黄橙橙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还是令本宫大辅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怎么剑道兽?”
    剑道兽把头歪向一边,他抬起手,长长的袖子挡住了嘴〔好吧,本来也看不到〕,小声发问,“你忘了?”说着,另一只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他手中是一个墨绿色的盒子,上面用金色的丝带打了漂亮的蝴蝶结。
    脑袋放空了大约两秒钟,男人的表情从疑惑转变成了惊诧。
    他终于想起了某个被他遗忘在了脑后的礼物,他赶紧扭头看了一眼挂钟,距离0点还有7分钟。
    “老爸你真逊。”穿着一身毛茸茸的蓝色睡衣的本宫匠抱着芝高兽站在门口,眼神里毫不掩饰对自己老爸的鄙夷。
    “现在去还来得及,正好可以赶上0点。”小熊兽看了看钟,安慰道。
    “好了好了,快去睡觉。”本宫大辅很是无语地让小熊兽带儿子上楼。
    “才不要。”匠吐了吐舌头,“我要第一个和妈妈说新年快乐!老爸你就排在.....”5岁的小鬼头扳着手指数了数,“第六个吧。”
    本宫大辅看到了儿子身后笑得很欢的一群数码兽,咬了咬牙,将这群调皮蛋赶回了房间。
    “怎么这么吵?”本宫夫人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她正在擦拭未干的长发。她正要推门进房间时,就看到自家丈夫和儿子在大眼瞪小眼。
    其实,某些时候,本宫大辅比本宫匠还要孩子气。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壁灯,两人都没说话,只有吹风机呜呜的声音。本宫大辅向妻子走去,很自然的拿过吹风机帮她梳理头发,动作怎么看怎么熟练。
    他放下吹风机时瞥了一眼时钟,离0点还有一分钟。
    他拿出了那个墨绿色的盒子,将礼物拆开,白色的棉绒上是用一对铃铛装饰的红色丝带,他将妻子的头发梳成了两瓣,分别用铃铛系好,铃铛碰撞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本宫大辅将年轻女子转了过来,视线相撞,他在对方淡金色的瞳中找到了自己的倒影,清清楚楚。
    窗外飘着雪,一如他们初见时的模样。
    第一朵烟花在午夜的钟声准时响起时炸开,墨色的天空渲染上艳丽的颜色。
    本宫大辅低下头,在柔软微凉的唇瓣上烙下虔诚的一吻。
    他将眼前的人拥在怀中,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发顶上。
    “圣诞快乐小夏。”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十年。
    “谢谢你在我的身边。”
    感谢过去的十年里,我的生命里都有你,一起度过,寒冬盛夏。
   
   
    ——【小剧场】——
    12月25日,早。
    “妈妈。”本宫匠拉着正在弄早点的本宫夏,打着哈欠的小孩子似乎还没睡醒,刺猬头经过一夜似乎更乱了,他也没好好梳。
    小夏擦了擦手,将儿子牵到了卫生间替他梳头。
    “圣诞快乐妈妈”小匠在妈妈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希望我是第一个和你说圣诞快乐的人,所以你把爸爸昨天说的都忘了吧。”
    在厨房喝牛奶的某人瞬间将牛奶喷了出来。

评论 ( 6 )
热度 ( 3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