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杰斯中心向】勿忘初心

文章和标题并没有什么关系系列xxx

亲儿子杰斯兽中心

有拟人化注意

【萌萌兽视角,萌萌兽设定皇家骑士总部医疗点的护士长。努力不崩坏】

食不下咽不强求,祝食用愉快~


T1、

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为杰斯兽的数码兽。

最后一名皇家骑士大约来到总部半个多月了,却从未见过。除去那个一直行踪不定的空虚之座的主人之外,被誉为神之侍从的这个组织的成员终于全数到齐。

在日程表上列下今天的任务,坐在桌子前随意地支着下巴,一手熟练的转动着木制的铅笔,这是在这里工作多年后养成的习惯。

看起来十分漫不经心,目光飘忽着,忽然瞥到了墙上的挂钟,离预定的工作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停下晃动的脚,起身离开了桌子并拿过日程表旁边的草药清单,走到柜子前一一清点起罐子里各式各样的草药,有些意外的看到用于止血药草灌空空如也。

作为神之领域唯一的医疗点,止血用的药草可不能断源,小声责备着自己的粗心的同时在日程表上多添了一个任务。

『到秋叶市场补给药草。』

笔迹停在句号上,还没来得及放下笔,便响起了敲门声,不轻不重。

“请进。”

推开门的并不是自己的助手尤利,而是从未见过的生面孔。

这个人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比起奥米加兽的人形态,他大概是十五六的岁人类少年,未发育完全的身板异常精壮,手臂上明显能看到几分肌肉的线条,解开的两颗扣子将锁骨露在了外边。

“啊咧?”

声音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听,少年独有的声线干净爽朗。

“你好,这里是医疗点,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抱着日程表半鞠躬,支起身子时面带礼貌的微笑看着对方,这位少年有些拘谨,一手抓着头发打哈哈,另一只手下意识揉搓着衣角。

“叩叩”未等这个少年回应,敲门声再次响起,古铜色皮肤的男人站在少年的背后,是唯一一个驻守在医疗点的骑士兽尤利,“护士长,到预定的出发时间了。”

尤利微笑着对少年鞠躬行礼,随后又在少年的耳边说了什么,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向我们半鞠躬当做是打招呼,之后便快步离开了。

没有去问关于那个少年的事情,这同样是自工作后养成的习惯,如果是自己一定要知道的事,尤利一定会说。

收拾好东西,背上一个小挎包,和尤利出了门。

神之领域里阳光正好,参天的大树枝叶繁密,将阳光切的零零碎碎。

离开总部时才注意到,外出执行任务的皇家骑士们陆续回到了总部里,包括常年执行长期任务的究极v龙兽和斯雷普兽。

 

 

T2、

在一天之内遇到同一个陌生人两次,这是很不寻常的。

秋叶市场的边缘终年覆盖积雪,独自离开神之领域,来到秋叶市场也不是第一次了,自己虽然没有攻击能力,也倒不用麻烦谁跟着。

穿过分子兽设置的结界,来到了一片幽静地方,这里曾经是被荒废的土地,分子兽将其改造成了种植试验品的田地。这里种着稀奇古怪的植物外,当然还有自己精心培育的皇家骑士专用的各种草药。

那个白发的少年是突然闯入的,白衬衫染着血花。

他微喘着气,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有些狼狈,倒和总部里那些浴血奋战后带着一身伤来到医疗点的皇家骑士们有几分相像。

摘下止血的草药,快步走到少年的面前,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和研磨碗,将草药合着一种白色的粉末一起放进研磨碗中粗略的研磨。

“请你别动,我来给你做临时的伤口处理。”

少年点头,没有再乱动,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为皇家骑士们处理伤口。

轻轻撕开伤口边的衣服,用棉花球一点点的将血抹去,将草药渣敷在狰狞的伤口上并用绷带缠好。

“这个伤,是给谁做了盾牌吧,攻击里混着病毒种的病毒,我一时没法判断病毒的类型,只好请你忍耐一下疼痛了。”冷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少年惊讶的表情告诉我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太像了。

像极了那群怀抱着信念而战的,皇家骑士。

“我是萌萌兽。”

“我是,杰斯兽”

 

 

T3、

我曾听过一些关于最后一位皇家骑士的传闻。

这个少年与我想象中的有几分差别。

最后一位皇家骑士——杰斯兽,历经无数次的磨难和历练,师承皇家骑士之一的顽固兽,游历于数码世界的大陆,一步步的进化,一步步的考验才有了能冠以‘皇家骑士’称号的圣骑士型数码兽杰斯兽。

即使是人形态也可以感受得到这只数码兽的强大。

作为医者,我是绝对反对在这种伤势下还死命撑着去战斗的。我的固执大概超出了杰斯兽的想象,要知道,想要说服奥米加兽那样的死板骑士没有几分固执的脾气是不行的。

杰斯兽没辙了,只好坐下。

话匣子由杰斯兽的故事打开。

“我小的时候,还是汉克兽的时候,就特别羡慕师傅。”

陷入回忆的人眸子总是很温柔,杰斯兽说的很慢,就像在分享内心深处的至宝。

“师傅是皇家骑士,是当之无愧的强者。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像师傅那样的强者,成为皇家骑士。”

“修行的旅程很艰难,但也不是没有快乐的事。奴瓦尔姐姐和布兰姐姐一直陪着我,还有师傅。师傅虽然很严厉,但对我很好。我们也路过很多的数码兽城镇,居民们都很善良。”

我知道,这个人的经历绝不会是可以用很艰难就能概括的,每一个皇家骑士都是这样。并非有不寻常经历的数码兽就能成为皇家骑士,但皇家骑士的过去和经历绝不平凡,绝不是用简单的词就能概括的。

身怀着超越同期数码兽的强大力量,也注定了杰斯兽要背负比其他人更加沉重的过往,我相信杰斯兽本人知道这一点,他的师傅顽固兽也一定知道。

“正义,到底是什么呢?”杰斯兽忽然停下诉说过往,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和奥米加兽前辈他们的理解好像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因为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我看着眉头皱起的白发少年,没把话说出口。

“我想救下所有人,可是.....”

少年的身板开始颤抖,他低着头,没有哭,皇家骑士不能这么脆弱。

我用绷带缠好受伤的地方,打了一个简单结实的结。

“有人死了吗?”

杰斯兽对于我突然冒出的一句话,愣了一会才摇摇头。

“那不就好了吗,这是你想要的。”

“可是,我违反了考核任务的规定,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圣骑士。”

皇家骑士是一个无上的荣耀,这是杰斯兽的目标,也是他的信念。我垂下眼睑,有一下没一下的鼓捣着药皿里的药草,我不知道伊古德拉希尔大人的用意,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击溃这个新晋骑士的信念。

“我们萌萌兽一族与生俱来治愈的本领,我作为医者,救死扶伤是职责,可就算是那样,我也是救不了所有人的。”话突然一顿,我扭过头与杰斯兽直视,“我所能坚持的只有,救我能救的每一个人,用我全部的力量。”

皇家骑士总会身不由己,他们在漫长的时间里需要舍弃很多的东西,贯彻他们的人生和时间的不仅仅是身为皇家骑士的荣耀和信念,还有对一些东西的坚守。

我想,这些东西是需要杰斯兽自己去发现的。

“我和你一样不明白伊古德拉希尔大人的用意,但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你需要知道的东西,因为这是你们皇家骑士所守护的神,所给予你的。”

赌上‘神之侍从’的荣耀,以及对世界树的忠诚。

 

T4、

“我并不是没有看过数码兽的死亡,在修行过程中,救不了人的无力感已经体验过很多次了。”

“那种无力感,太沉重了....”

杰斯兽狠狠抹了一把干涩的眼睛,他说的没错,这份无力感是很沉重的,就像....

“就像我们没能救回的人一样。”

生命的重量没有谁可以轻易背负,哪怕是神。

“到底什么是正义呢....”

“剿杀敌人?挽救村庄?还是救下幼小的生命?”

“奥米加兽前辈说,我应该选择执行任务,而不是既毁了任务又没能救下谁。”他停顿了一下,声音突然提高,“我觉得这样是错误的!”

皇家骑士们即使各怀信念,但终究他们隶属一个组织,必定要有严明的纪律。

“我不知道谁对谁错,但是有个前辈告诉我了,不管追求什么,都不要忘了初心。”杰斯兽被我的话愣住了,很久没有反应过来。

勿忘初心,这是接任护士长时上一个护士长留下的话。

我是萌萌兽,我能做的事只有治疗。

他是杰斯兽,能做的绝不仅仅是救人。也许未来会有很多很多东西会改变他,但最开始的信念不能忘记,现任的皇家骑士们也是一样的,我相信。

这便是他们心中正义的指针。

那些最初的信念,也许只是,为了守护某人。

 

 

T5、【第三视角】

“关于杰斯兽的任务报告。”奥米加兽将一沓刚刚影印整理好的报告放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推到了公爵兽的面前。会议室里还比较空,公爵兽,奥米加兽坐在一边,对面的玛格纳兽和颅骨兽正在整理数据。

一面搅动咖啡一手接过资料草草扫过一遍,银发的骑士笑着摇了摇头,喝了一口咖啡,并将报告书交递给了刚刚推门而入的杜夫特兽。

军师面不改色的翻阅着报告书,一目十行的速度让他不到20秒便浏览完了。

“顽固兽,你不看看吗。”看着没什么反应反而拉开屏幕与奥米加兽开始整理会议内容的杜夫特兽,颅骨兽把目光转向了靠在墙壁上抱着手臂一言不发的人。

“那孩子会把这个任务做成什么样我多多少少能猜到,冗长的报告就免了吧。”顽固兽的语气听起来倒是有几分轻松。

皇家骑士们陆陆续续到场,除了常年不见踪影的阿尔法兽。

“有什么想说的吗?”发话的是奥米加兽,语气严肃的感觉像是不带感情的机器。

杰斯兽深呼吸两口气,抬头时,眼眸里一片澄澈。

“把任务搞砸了是我的过失,但我认为自己并没错。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皇家骑士,一个可以保护弱者的皇家骑士!”

语气鉴定,无可撼动。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却都没有发言。

“你的任务判定......”

白色的圣骑士忽然把话一顿,只见会议室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一位身着白裙的银发女性出现在光中,仪态端庄。

所有的皇家骑士纷纷单膝跪下对眼前的人行礼,右手握拳紧贴心脏处,传达着无上的忠诚。

“经本座判定,虽然杰斯兽未能完成【不伤己不坏公物】的规定,但你在任务中面对突发情况作出了冷静判断,虽伤及了部分民众,但你表现出了极强的领导力和团结力。”

“本座宣布,至此,考核结束,授予杰斯兽‘皇家骑士’称号。”

响满会议室的掌声持续了一分钟,以至于到了会议结束,杰斯兽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别忘了,你这份信念。”离开会议室之前,公爵兽拍了拍杰斯兽的肩膀,报以一个祝贺的笑容。

评论
热度 ( 14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