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孰强孰弱

食用说明:

拟人化。
数码兽有自己的名字。
楼主是个错字受xxx
顽固兽中心

00、
数码世界的西南部总是一片黄沙。

阿希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尘,总算把昨夜大风吹走的遮风布捡了回来,也不枉她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被兄长遣出门。

沿着小路走回村子,一眼就瞅见了自家的矮土堆,阿希真的觉得手里的遮风布并没有什么用,虽然这里会刮风沙但也绝不会到像强风谷那样需要遮风布的地步。村子里的房屋一模一样,唯独自家的矮土堆上挂着两块足以盖了整个屋头的黄色大布。

兄长在大扫除,仅仅是一个小角落就要花上十分钟的时间去细致打扫,对于这种可敬的认真态度,阿希毫不介意把自家的地板当做镜子使。

“阿希!你快点去换衣服!”

低头瞅了一眼身上的粉色短袖和浅绿色的运动短裤,随后抬头给兄长送去不解的目光。她并不认为自己有要换衣服的理由。

“哪能穿得这么随便面见皇家骑士大人呢!”

“这是我衣柜里最正式的衣服。”

阿希真的没骗人,她衣柜里一共就五套衣服,一件长裙、两套睡衣、一套冬装、还有就是现在身上的这套了,阿希觉得自家兄长的脑袋还没有秀逗到需要她穿上冬装去见那个所谓的‘大人’,在数码世界最炎热的季节里。

皇家骑士要到访村子的消息早在半个月前就传开了。

皇家骑士不过是传说中的人,据说这个村子见过皇家骑士的人已经是村长的爷爷的爷爷的曾爷爷的事情了,年代久远,内容又神乎其神。

传说他们拥有高大健硕的身形,无人能及的战斗力,他们是最接近神的存在,他们永远守护着神,守卫着数码世界.....

瞎扯吧!

每次听到村长爷爷的故事时,阿希都忍不住翻白眼。

没人会愿意光临这样一个穷偏僻的落后村子,连强盗都不愿意来的地方,更不用说那些传说中的皇家骑士,指不定村长爷爷的祖上是在做梦呢。

少女对于近乎神话的东西总是嗤之以鼻。

没人会愿意来到这里。

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来一趟的东西,不管是村里的东西还是村里的人。

他们几乎被视为垃圾,生活在如同垃圾回收厂的地方。

不!

阿希走在回家的路上,三只加支兽围堵着一对姐弟,大概是在打劫。明明是成熟期却被成长期的数码兽欺负得不像话。

阿希并没有学什么格斗术,她只是有一身的蛮劲,那三个加支兽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三两下便被通通放倒。

“阿希姐姐好厉害啊!”“向英雄一样!”两个小孩子一言一语的叽叽喳喳,眼睛里写满了崇拜,像是看着英雄一般围着阿希团团转,“就像村长爷爷口中所说的皇家骑士一样!”

少女虽然性子古怪,却对村里的小孩子极为友善,总是替各家忙碌的大人们照顾着家里的孩子,她也很受小孩子们的喜欢。阿希一反常态地皱起了眉,对着小孩子的话语中第一次夹带了几分怒气。

“我不是英雄!我也不像什么皇家骑士!”

没错,他们完全不一样。

皇家骑士是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存在。

而他们,只是被遗弃在阴暗角落的东西。

即便是成熟期又如何,连成长期都可以肆意欺负的对象,连强盗都不肯光临的小村落。

连垃圾也不如的存在。


01、

顽固兽总是在大陆上旅行,不管是成为皇家骑士之前还是之后,哪怕是成为了哈克兽的师傅后,这个习惯也没有变。四处旅行让他结识了不少的好友,他也是出了名的在基层活动的皇家骑士。

泥熊兽的村子在数码世界的西南部,周围地貌的颜色简直和泥熊兽本身的颜色毫无差别,半圆形为主的小住所也几乎是就地取材之作。村子里破烂的屋子随处可见,从毁坏程度上来看绝对是人为而非天灾。

顽固兽一面走入村子一面四处观察着,没走几步便听见一声嘶吼。

歇斯底里的叫喊,内容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不是英雄!我也不像什么皇家骑士!”

循声望去,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肤色偏黑,一头棕色的长发随意扎了两个低马尾垂在腰后。她叉着腰,厉声厉色,她面前的两个小孩子显然是被她吓得不轻,瑟瑟缩缩的不敢回话。

顽固兽刚刚迈开步子打算走上前劝告几句时,少女仿佛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眉头几乎要拧在一起,不甘心的咬着下唇。

似乎是很生气的模样,顽固兽却觉得少女在坚持着什么,一味地逞强,倒成了掩盖自身软弱的面具。

“有客人啊!”那对姐弟似乎一下子害怕清空了,姐姐拉着弟弟的手开心的跑了过来,“欢迎光临泥熊兽村落!”小孩子异常兴奋,围着顽固兽转了好几圈。

“但是很不巧,村长爷爷现在不在家。”姐姐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说话的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顽固兽的神情,似乎是在担忧自己言语里的过失而让对方发怒。

“村长爷爷去几十里外的别镇去了,没有那么快赶回来。”少女抱着手臂站在一边,话才刚刚说出口,只见两姐弟像开关坏了的人偶一样疯狂点头。

“为了所谓的皇家骑士。”少女小声地抱怨顽固兽自然也是听见了,他倒是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表明自己的身份。

“阿希!”远处传来的声音令少女一震,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望去,“有客人?你怎么不把客人带回家?”

“开什么玩笑?我们家又不是公用厕所凭什么谁都能进!”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男人呵斥了少女一声,抓着头发向顽固兽连声陪着不是,“真是抱歉,这个孩子对您无礼了,还请您不要介意。”

男人抓着少女的肩膀,似乎也想让少女弯腰跟着道歉,但少女一点也不买账,抱着手臂直视着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人,眉目紧皱,目光写满了戒备。

“这位小姐并没有做错什么,您也不用向我道歉。”顽固兽制止了男人向他哈腰道歉的行为,“我能在您这儿打扰几天吗?”

顽固兽清楚的看见,男人的眼瞳里闪过惊恐,却又被强压了下去。男人摸了一把汗,肤色黝黑的脸上堆出了真诚的笑容,“当然可以,请跟我来。”

男人在前面带路,一个劲儿地提醒着顽固兽注意脚下的砖瓦碎片以及垃圾,两个小孩子倒是很喜欢顽固兽,两人一人一边,亲昵地拉着顽固兽的手。

“哼,虚伪。”

皇家骑士的听力不容小觑,即便隔了五步之远,顽固兽还是听到了身后少女的声音。


02、

阿希拿出了似乎是封存在橱柜里很久了的马克杯,杯子上画着一个雪人兽的头,用清水冲了两三遍才后肯用它为歇脚的旅人倒了一杯水。

阿希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个男人披着白色的风衣,却配着红色的木屐,身形比她迄今为止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壮。健硕的身板似乎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单看一眼阿希便能明白,这个人的来头绝不简单。

对上他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也许自己会被对方用一个完全不能称为招式的招式打败。

想到这儿,阿希不由得将手握成拳,指甲嵌入肉里让她感到生疼。

她努力将不甘心压在眼底,下唇几乎要被咬破,敏感的舌尖已经能尝到淡淡的血腥味。

阿希知道,这个人不仅强大,而且很细致,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时,她能确定这个人又捕捉到了什么信息。

“我叫顽固兽。”顽固兽选择打破眼下诡异的沉默,“要在这里打扰数日还望小姐不要见怪。”

阿希以一声鼻哼作为回应。

她从厨房里拿来了好似巧克力球一样的食物,大小与直径为十厘米的玻璃球无二差。这是泥熊兽村落唯一的食物,顽固兽倒也没嫌弃,道了声谢后便毫不客气地开始食用。

“阿希。”

敲门声响了两下后,一个白色头发的小男孩推开了门,看到屋内的顽固兽有些惊讶,以至于愣在了门口不知是进是退。

“右?”阿希挑了挑眉,小男孩的手臂上有伤,脸上也有被打过的痕迹,“怎么回事?你又去和别人打架了吗?”

右支支吾吾的,显然是被少女的质问吓得不敢回应。少女搭在小男孩肩上的手微微使力,便让他疼的哇哇直叫。

“我没有打架!”阿希在为右处理伤口,好在都是一些擦伤,不过破皮,没有大碍。小男孩撅着嘴反驳,“我是在保护被欺负的人!”

阿希眼底毫无波澜,也不抬头看右,似乎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给右的手臂擦酒精上。

“你没有力量去保护别人。”

“我有!”小男孩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小脸鼓得通红,“总有一天我会进化,然后像阿希你保护我一样去保护别人。”

“我没有保护你!”少女忽然扬了声调,“没有力量的人不配谈保护二字,我救你但没想要保护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强者,却有天生的弱者你知道吗!我没有力量保护你!”

接着,阿希飞快地离开了,像是逃离一般。

顽固兽看着停在空中的手无力的落下,右伸出的想要抓住少女肩膀的手,终是什么也没触及到。



03、

波高兽小右是被阿希捡回家的,因为他被强盗贩子随意的扔在了泥熊兽村落的门口。

看起来懵懂的小孩子心思却比谁都要细腻,他是第一个发觉顽固兽身份的人。

“顽固兽大人好厉害呢,当然,每个皇家骑士大人都很厉害!”似乎是发现了自己话语里有什么不妥,右有些蹩脚地解释着。

顽固兽笑着摸了摸右的小脑袋。

小男孩搬过一张小板凳放在橱柜前,踩在凳子上伸手在橱柜里一阵鼓捣摸索后,他似乎是摸到了想要的东西而眼前一亮。

右熟练地将水壶灌上三分之二的水量,并将壶放到了厨房的操作台上,又将刚刚从橱柜里拿出的一个小罐,挖了两勺粉末状的东西加进水里。不一会,棕色的液体开始沸腾,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

咖啡的味道。

顽固兽倒是没想到还能在这里喝到咖啡,毕竟阿希曾说过,‘巧克力球’是这里唯一的食物。

右给顽固兽装了一杯咖啡,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阿希自己种的咖啡豆磨成的咖啡粉,很好喝的。只是阿希说我是小孩子,还不能喝这个。”

“嗯,她说的没错。”点头的同时,将杯子拿起细细品味。如右所说,咖啡足够香醇,的确很好喝。

顽固兽断断续续将杯里的饮料喝了一半,细思斟酌一番后,决定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泥熊兽村落本就是在西南部偏僻的地方,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几乎寸草不生,村长的先祖带着族人在这里扎了根基,想来这个破旧的小村落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了。尽管落后,这个小村落却在漫漫黄沙中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个形似巧克力球一样的东西是泥熊兽村落里唯一的粮食,村民以其为食。种植咖啡豆的方法是曾经在这里停歇的一个巫师兽教阿希的,他曾试图改变村子里土地的状况,但失败了。他离开前给阿希留下了一包种子,就连阿希自己也没想到,这当初被用于试验改造计划的土地竟真的有了一些改变,咖啡豆的生长时间极为缓慢,却也依旧结果。

阿希曾经试过将种子分给村民,却没有一人像阿希那样成功种出了咖啡豆。

村子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阿希家的橱柜里多了一罐咖啡粉。

“村民的眼里似乎总是带着恐惧。”

“这是当然的,因为从前这里被强盗洗劫一空,很多人都来到这里抢劫,施以暴行,图个爽快,用以发泄。村子里的人刚开始也在反抗,可是后来,他们渐渐放弃了,实力相差太大,硬是拼个高下损伤惨重的只会是泥熊兽们。”

他们不过是,向命运迫胁了。

他们选择了活下去,选择了向命运迫胁。

所以现在,即便是成长期也能在村子里欺负人。

顽固兽低头若有所思,抓着马克杯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杯子边缘,藏在桌子下的手却紧握成拳。

少女眼中的不甘。

不甘心没有保护人的力量,

不甘心喏喏待人的命运,

更不甘心,被弱小的自己打败。

所以她才会告诫右【没有力量的人不配谈保护二字】

所以她才会即使遭遇兄长的压迫也不愿和兄长一样低头

所以她才会坚守着自己的一份坚强,把软弱藏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因为那个名叫阿希的少女比任何人都明白,弱小的人接受了命运会怎么样。


04、

在甲贺兽袭击村子的时候,阿希正好在村门口等待村长爷爷的归来。

出鞘的刀闪过冷光,擦着手臂呼啸而过,留下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刺激着阿希的大脑。她已经被甲贺兽的影分身所包围了,每一只甲贺兽手执巨大的手里剑蓄势待发,那些武器足以要了她的命。

为什么要袭击村子呢?

因为弱肉强食!

答案似乎是意料之中,少女流血的嘴角勾起笑容。

她早就知道啊,

弱小的人会有怎样的命运。

数码世界的法则本就残酷,高高在上如皇家骑士的人,他们是强者,他们可以忤逆命运,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力量。可是,像自己这样的呢?像是作为波高兽一族的小右呢?

被扼住喉咙的那个瞬间,阿希只觉得自己像一条在浅滩上扑棱的鱼,离水而亡不过是必然的结果。她一直不肯接受像兄长那样唯唯诺诺的态度,她一直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可她还是太弱小了,

她是一个谁也保护不了的泥熊兽。

阿希,连自己都救不了。

老村长几乎使用了半条命换来奋力一冲,让阿希挣脱开甲贺兽的扼制,拼了全力的一拳将入侵者打出了足足五米之远。

少女粗喘着气,看愤怒的甲贺兽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那一拳还是给了他不小的创伤。

进化是什么样的?

阿希记得,自己曾经不止一次问过老村长这个问题。

哦吼吼吼,进化啊.....

老村长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神色如同他将皇家骑士的故事一般。

阿希没见过进化,她也没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会进化,也不知道自己会进化成什么样。

甲贺兽被一道强烈的光所包围,接着,阿希听到了电锯转动的声音。

甲贺兽进化——

机雷兽!

完全体的数码兽在力量和速度上与成熟期有一个档次之差,阿希在打斗中被迫一点点的承认这个事实。

她还是太弱小了。

电锯捅进身体的声音在耳边呼哧,阿希木讷地接住在眼前轰然倒下的身体。

好疼啊!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

胸口的数码核像被病毒入侵一般,发了疯似得在咆哮,颤动。

“皇家....皇家骑士大人.....”阿希顺着老村长目光望去,只见那个人逆着光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形,健硕的身板,还有迎风舞动的白色风衣。那么有魄力,那么有气势,即使是隔着遥远也能感受到来者的强大。

这就是,皇家骑士?

阿希看着恢复了数码兽外形的顽固兽,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这就是,皇家骑士.....


05、

顽固兽带着右赶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伛偻的身躯挡下了强力的一击,少女木讷地接住了倒下的身影。老人看着赶到现场的顽固兽,嘴角竟牵起了微笑。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祈愿一般的低喃,少女惊愕地回过头,眼神空洞得可怕。

解决机雷兽根本不成问题,但顽固兽怎么也想不到他会选择自曝。

只见少女忽然像是爆发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拽着顽固兽将其与机雷兽强行分开,她将波高兽扔进顽固兽的怀里,把他们用尽了全力往外一推。

顽固兽看见,阿希和她的兄长,还有那一对姐弟,他们手拉着手,形成一道小小的防线,为他和右抵挡着爆炸和热潮。

屋子被炸的七零八碎,那个画着雪人兽的马克杯滚落到了阿希的脚边。

那罐咖啡粉一定不知所踪了。

“这就是皇家骑士吗.....”

“即便是皇家骑士,也没有办法救下所有人.....”

“你没能救到任何人,至少,请你保护小右。”

火海里冲出一个人,但顽固兽没有看清。

阿希的声音似乎穿过了所有的障碍,准确无误的传进他的耳内。

即使再强大,没有保护好应该保护的人,

那样,你比任何人都要弱小!



06、

顽固兽再次来到这片土地时,已经是多年后了,他带着徒弟哈克兽在大陆上游历,同时给予这个孩子严苛的训练,为了能让他有资格成为皇家骑士中的一员。

“师父,这里是哪里啊?”哈克兽看着眼前荒芜人迹的一片空地,他们已经在这里停留了五分钟了,也不知顽固兽出于何目的。

“这里曾经有一个村子,有一个很坚强的泥熊兽一族的少女。。。。”顽固兽的话一顿,远处渐渐走来两个人,一高一矮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阿希。”黑暗战斗暴龙兽忽然伸出手将少女小小的身子揽在身后,“有人,还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黑发的少女平静的看着远方,继而笑了,她拍了拍同伴的手,示意他放轻松:“你先去前面等我,我待会就去找你。”

“可是!”

“听话。”

两人的争执最终以黑暗战斗暴龙兽的妥协而告终,少女目睹着黑色的身影渐渐远去,确定到了他的听力不能所及之处时才慢悠悠的开口,“好了,出来吧。”

顽固兽渐渐上前,阿希的外貌没有多大改变,只是长大了的少女容貌越发精致,身形渐渐长开,前凸后翘多了一份属于女性的美感,过臀的长发扎成了干净利落的高马尾。

顽固兽知道阿希还活着,当年的爆炸中,阿希是唯一一个幸存者。

她的哥哥在最后选择了让妹妹活下去。

所有的村民将生的希望交给了这个少女。

“其实我一直憧憬着皇家骑士。”

少女望着天空,淡淡开口,就像在叙述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能保护别人也能保护自己。”

“哥哥他们能救的人只有我,但是你能救的人绝不止一个人吧。”

“你是皇家骑士,这一点,千万别忘了。”

“我和你都曾经迷惘过,力量这个东西究竟好不好。后来我知道了,这是没有答案的,这是数码世界,有着我们必须遵守的法则,我有我要守护的东西,你也一定有。”

阿希的直觉一如既往的准,顽固兽的确迷惘过,在泥熊兽村落被毁灭后的日子里。正如少女所说,他没能救到任何人,他有着少女羡慕不已的力量,却没法拯救任何一个泥熊兽。

少女挂着笑容走到了顽固兽的面前,伸出手轻轻拥抱了这个与她相识不过两日的皇家骑士。

阿希踮起脚尖,在男人的左颊轻吻。

“谢谢你。”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了。”

少女笑颜如花,逆着光的背影模糊了美得惊人的面容。

感谢与我相遇的你。

感谢你教会了我,我不该故作坚强。


07、

“小右,我们走吧。”阿希找到了走得远远的黑暗战斗暴龙兽,她跳上黑色战士的手,被稳稳地放在了战士的肩上。

“刚刚那个是...顽固兽吗?”回头时,再也看不到顽固兽和哈克兽的身影。

阿希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讲了什么?”

“秘密~”

“诶...阿希...”

“撒娇也没用。”

..........

顽固兽和哈克兽继续在数码世界里旅行历练。

“哈克兽,你有想要保护的人吗?”

正在擦汗的哈克兽忽然愣住了,但他仅仅呆愣了几秒钟便反应了过来。

“有!”

“记住,你的力量是为了保护你想保护的人而存在的。如果你不能保护好想保护的人,即使拥有在强大的力量,你也是世界上最弱小的人。”

“是!师父,我记住了!”

--------------------------------------------------------------------------------------------------END

全文完

评论 ( 3 )
热度 ( 6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