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架空向】缘

食用说明:

1、诡异的时间线

2、诡异的设定

3、作者最近犯病中.....

4、有架空的私设,食不下咽不强求

5、CP明确本宫大辅x小夏,不吃的也不强求,不黑角色

6、错字受....

7、祝食用愉快。

00、

小夏独自在空白的世界里走了很久。

空白一片,没有尽头,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景色,只有一抹被无限拉长了的影子。

不记得自己走了多远,甚至已经不记得何时出现在这里,从哪里出发,要到哪里去。

不会饿,不会渴,更不会感到疲倦和劳累,只要脚步不停,似乎就真的可以永远走下去,尽管这可能是个没有尽头的空间。

走了一程又一程,终于,肯停下脚步。

她慢慢蹲下身子,曲起腿,用手臂环住膝盖将头轻轻倚在手臂上。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可否认的,她被孤独感所吞没。

不可抑制的,比以前在纽约,那个夏日的飘雪幻境里更加孤独。

深蓝色的龙翼忽然展开,掀起一阵风雪,慢慢收拢,护着主人。

眼前忽然闪过了一阵光,小夏下意识抬手挡在眼前,同时她也感觉到了身处的空间开始发生变化。以自己为中心忽然出现了一片绿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成为一个依靠,阳光被枝叶间隙切的零零碎碎,洒在身上,暖暖的。

久违的舒心感不由得让人放松下来,小夏慢慢的将身体重量全部托付在了粗壮的树干上,眼皮开始变得沉重。

其实,她可以不用休息,再这样的空间里。一旦闭上眼睛,记忆就会像设定好的电影一样自动播放,那些东西她都不记得,却有熟悉的感觉。她也听过,心灵不记得东西,身体会记住这样的说法,尽管已经不记得是谁告诉她的了。

难道,对那个刺猬头发型的人类的熟悉感已经深入骨髓了吗?



01、

小夏睡着了,因为她又做梦了。

飘雪的世界里,震天的龙吼,狰狞的面孔,还有锋利的爪子,只要轻轻用力就可以撕裂这些人。但是,那个人没逃走。

(我不会逃走的!)

声音如此坚定。

为什么呢?

为什么是,本宫大辅你呢?为什么是你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东西?

小夏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头顶有枝叶摩挲的声音,影子快速略过眼前,接着便是一声不小的惊呼。

没有数码兽的味道,眼前是个很年轻的人类女性,外表估摸着二十出头,淡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头上戴着一顶樱色的针织帽子,小小的脸埋在围巾里,身上穿着厚厚的羽绒外套,短裙下是黑色的裤袜,脚上是一双褐色的雪地长靴。

两人惊骇的看着对方,因为她们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异口同声的问句,两人又同时愣住了,片刻,人类呼了一口气,起身拍了拍裙上的尘土,脸上挂上了孩子一般的笑容。

『我叫本宫夏。』

“我叫小夏。”本宫这个姓氏让她下意识一愣,没想到对方也愣住了,『我结婚前也叫这个名字呢......』

结婚.....?

『就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组成一个家。』

“你和谁,结婚了?”下意识脱口而出的问题,本宫夏微楞,脸上忽然飘起一片绯红,她揪着围巾的角角缠绕手指,沉默了一会后才开口,

『本宫大辅』

02、

『唔....是他向我求婚的吧...』年轻女人同样坐在树下,和小夏靠在一起,伸手握住了少女冰冷的手,『他意外地主动呢,虽说也有美美桑和沃利斯的帮忙。』

本宫夏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就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软软的笑脸,却让小夏感受到了甜甜的味道。她的故事很简单,相遇、相识、相恋,在一起,有了家。暖暖的,让人安心,让人羡慕。

“幸福.....”脑子里只剩下这个词,还有那个名为本宫大辅的少年的背影。

『那你呢?』目光相撞,小夏不明所以的看着保持着笑容的本宫夏,『我和你一定有什么联系吧,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见到你。』

“我是数码兽,大辅他是人类,他救了我。”简简单单,语气听起来平淡无奇,就像电子音不带任何感情读着生涩乏味的无趣文字。

『数码兽?』对于陌生的名词本宫夏表现得兴致嘉嘉,小夏这才想起来,她的世界里没有数码兽。垂下眼睑,嘴角扯了扯,却没露出笑容。少女的身体被泛起的淡蓝色光芒包围,接着突然刮起的飓风不由得让本宫夏起身退了好远。光芒褪去,女子惊骇地说不出话。

那是一头巨龙,全身覆盖着深蓝色的龙鳞,头上有一对由毫无杂质的寒冰力量凝集而成的结晶龙角,在透明中散发着淡淡的蓝光;巨大的龙翼安分的收拢,却依旧能感觉到巨龙周围的温度骤降。本宫夏忽然庆幸自己穿得厚实,才能亲近这头龙。

本宫夏伸出手,龙慢慢俯下身,趴在了地上,指尖才刚刚触碰到小夏的脸颊便打了个寒战,指尖传来的冰冷迅速传递到了身体各处。实在是寒冷,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温度。

她会把手收回去。小夏本是这么想的,可这个外表和自己的人类外形一模一样的人类女性继续靠近,她甚至将脸颊慢慢贴在了自己脸部的龙鳞处,同时像个炸毛的小猫一样抖了抖。

『在遇到大辅之前,我也是自己一个人呐.....』像陷入了回忆一样,喃喃自语,语气里有说不出的温柔和幸福感,『每天都是独居独处,不敢与任何人来往,大辅他,突然闯到我的世界里,把我的世界彻底改变了。』

『所以啊,你也是一样的吧,大辅于你而言。』

“......我不知道”带着记忆重生,她却感受不到记忆中的温度,只有一份连自己都陌生的熟悉感,不记得,却想要亲近;不认识,却记住了名字和背影。

她真的不明白,她是数码兽,不明白人类那些太过复杂的情感。

她想要什么呢?

想要的东西,不过是能破除这寒冬的一抹阳光,不过是一个拥抱,一份温暖。

她不明白爱,更不明白幸福。

所以,小夏和本宫夏,是不一样的。

03、

本宫夏感觉周围的温度又冷了许多,不自觉得将身体更靠向深蓝色的巨龙,在冻得有些通红的手上呼出白气,搓了搓意图取暖。

『我和你,是一样的吧.....』女人的语气很轻,不只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背后的巨龙说。

“不.....”直觉告诉小夏要反驳,刚开口就被截住。

『对大辅的感觉是一样的。』本宫夏摇了摇头,手放在龙眼睛附近抚了抚以示安慰,『大辅带来的温暖,我不会忘记,你也不会忘记的吧。正因为和大辅相遇啊,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

破开冬日寒冷的暖阳,小夏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了那个酒红色发少年的背影,记忆像洪水一般涌出,连带着那些她未曾触碰过的感情。

在纽约,那个飘雪的盛夏里,他遇到了那个少年,名为本宫大辅。

他是第一个不害怕自己的人,第一个给自己带来温暖的人,第一个温柔地对待自己的人,第一个即使看到了自己的数码兽外形也没有逃走的人。

那个被冠以奇迹之名的少年,

那个闯入了自己的世界的少年,

那个,自己喜欢的少年......

本宫大辅.....

巨龙用头轻轻蹭了蹭本宫夏,被她看穿了感觉有点不爽呢。

这么想着,小夏呼出一团白气将女人小小的身体包围起来,刚觉得没那么冷的本宫夏打了个寒颤,紧接着又是一个大大的喷嚏,鼻子红通通的,她将脸埋进了围巾里。

本宫夏转过身,看着龙乌黑的眼睛,不由得噗嗤一笑。

『那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忘记呢。』

“嗯,不会忘的。”


04、

本宫夏的身体忽然泛起淡淡的金色光芒,像是冬日里的第一缕阳光,接着,她开始慢慢变透明。

『看来,我是时候回去了。』

年轻女人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像蒸腾的气泡一般散开,嘴角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深蓝色的巨龙眼里闪过莫名的光,本宫夏眯起眼,眉眼染着笑意,像个得到了心爱糖果的孩子。她凑上前,抚摸了一下巨龙的头,脸颊轻轻贴在凉凉的龙鳞上。

『看到你,我突然觉得,在不同的时空里,一定有不同的我们,在相遇。』

小夏看着金色的流光一点点的消失在视线之中,女人嘴角的笑容消散在阳光之中。

『相遇之后,才有幸福的吧~』

『所以,你也要幸福哟~』

世界重归于平静。

巨龙的视线开始飘散,不知在看向何方。

“什么啊....幸福的人,是你啊.....”

“能够遇上他,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啊。”

喃喃自语飘散在空气里。

(砰!)

一阵似是玻璃碎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小夏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阵耀眼的金光填满了破裂的口子,一个黑影渐渐从光中飞了出来。她先看到了一双赤色的眼瞳,瞳眸中映着自己模糊不定的数码兽外形,接着,便是那人几乎要与光芒融为一体的铠甲。

耀眼夺目。

有一个影子从数码兽的肩上跳了下来,踉跄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子。他抬起头,先是惊异,继而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伸出了手。

“我找到你了,小夏。”

风雪忽然刮起,大树草地阳光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满目的风雪,呼呼风声充斥耳边,似乎模糊了视线。巨大的龙形掩盖在风雪之中,少年的搭档将弱小的人类护在身后,为他挡去风雪。

“叮铃铃——”

铃铛碰撞的声音,清脆入耳。

脚步声愈来愈近,风雪似乎也渐渐变小了,那个系着铃铛丝带的女孩慢慢走近,紫色的围巾和淡金色的长发随风舞动,伴着铃铛的声音。她停下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少年和数码兽的面前。

本宫大辅上前一步,将少女拥在怀里,她的体温有些低,脸蛋儿凉凉的。他感觉有一双纤细的手换上了自己的脖颈,淡金色发的小脑袋蹭了蹭,还有细细的抽泣声,转瞬即逝,就像是幻觉。但人却真真切切的在怀里,想到这,本宫大辅不由自主收紧了双臂。

再也不放手。

“欢迎回来。”

05、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

遇见你已是我最大的幸福。

感谢你与我再次相遇。

我回来了。

06、

【与此同时,另一处】

本宫夏从秃枝的樱花树枝干上跳了下来,地上积了不算薄的一层雪,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子。

天已经黑了,她看了看四周,是风向街小胡同巷子里的那个废弃后院,院子里的梅树正值开放的季节,一朵一朵盛开在寒冬之中,空气中也夹杂着淡淡的花香。夜里飘着雪,索性不大,但气温还是很低,本宫夏将脸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

本宫夏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已经是午夜12点了,这才慌了脚步,连忙跑出院子。才刚刚跑到拐角处,便和突然出现在身前的人撞了个满怀,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她惊呼出声。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下坠的身体将其强行稳住后一把拉进了怀里,本宫夏闻到了蛋糕的香味,是自家手工铺隔壁的蛋糕店特有的香味。

那个人在喘息,本宫夏耳边是加快的心跳声。

“小夏!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从怀里退出的时候,本宫夏才看清这个人的脸。

青年酒红色的刺猬头乱糟糟的,脸色有些苍白,像是经历了很惊险的事情,他还在喘气,额头上布满汗珠却没有来得及擦拭。

“噗嗤。”

本宫夏忍不住笑出声,伸手就着袖子给青年擦了擦汗。

看着自家媳妇不慌不忙的模样本宫大辅翻了翻白眼,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了。

天晓得三个小时前本宫夏凭空消失在圣诞树下的时候,他是有多着急,三个小时里几乎把风向街转了好几圈,大有把整条街翻过来寻老婆的趋势。

两人平复了呼吸,对视无言。

“阿嚏。”本宫夏揉着冰凉凉,红了的鼻子,脸又埋进围巾里。本宫大辅叹了口气,将可爱的爱人摁进怀里。总觉得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呢。

“回来就好。”

轻言轻语似是安慰。

本宫夏伸出手回抱了这个男人,安心的枕在胸口。一点也不冷,即使飘着雪。

“所以啊,下次别再乱跑了。”两个人并肩走在街上,已过零点,人们迎来了圣诞节。本宫大辅从街边的便利店买来了两杯暖暖的罐装奶茶,将一瓶放在了本宫夏的手里。

“好。”淡金色发的女人乖乖的点点头,笑得像个孩子。

两个人继续并肩而行,本宫大辅裹了裹围巾,伸手抓住了本宫夏另一只冰冷的手放进口袋里,十指相扣。

“我们回家。”

“好。”

评论
热度 ( 7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