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同人】龙吟终歌

西玄,微ooc,架空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有原创人物#
#黑咖啡口味预警#

别名《和龙相处的一百条注意事项》《龙饲主的自我修养》

=============================
【楔子】
“英雄齐格弗里德斩杀法夫纳……以恶龙之血沐浴全身……自此,凡夫刀枪兵刃皆无法伤身……”
吟诵着《尼伯龙根之歌》的声音渐渐压低,壁炉里的炭火烧的劈啪作响,迸溅的声音惊醒了窝在一旁的猫儿。
“嘘——”手指置于唇前,另一只手托着装有茶杯和茶壶的托盘,身着白衬衫与黑色马甲的男人轻步走近,安抚着受惊的挪威森林猫。
托盘被轻轻放下,瓷杯里满上了温热的红茶,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已经走过了十二点。
五岁的金发小女童含着胖乎乎的手指进入梦乡,舒服的枕在母亲的手臂上,唇角微扬应该是有个好梦。
棕色长发的女人将绘本放在了一旁,火光映着绘本的封面,英勇的骑士挥着锋利的剑与赤色龙鳞的怪物搏斗。
“没想到希卡利这么喜欢《尼伯龙根之歌》”男人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柔软的头发,语气打趣。
“毕竟是英雄之歌呀,屠龙英雄的传说……”女子眨了眨眼睛,露出笑容,指尖游走在封面绘的龙上,“对吧?举国救世的龙骑士弗兰克先生”
“绫散你就别那我开玩笑了。”弗兰克无奈的揉了揉头发,伸手接过绘本,目光溢着温柔和怀念,“我不过是个胆小鬼……”
叹息化开在沉默的房间里。
绘本上的赤色巨龙有着一双蔚蓝色的眼睛,弗兰克的指尖摩挲着那双眼睛,垂眼,语气似是自嘲,“比起他们啊……”
乔绫散抿起唇,屋外飘着大雪,耳边充斥的是噼啪声,看着瓷杯里的红茶腾起雾气模糊了视线。窗边的柜子顶上放着一个木制相框,照片被好好的封存在里面。
英雄史诗赞颂着伟大的屠龙英雄,即便是没人知道真伪的传说也会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尼伯龙根之歌》更是成了年轻的骑士们必修的知识之一。
作为存在于传说中的幻想物种,龙一直是人们畏惧却又渴望的存在。以龙血沐浴全身可铸刀枪不入的钢铁之躯,龙的内脏可以治愈千奇百怪的病症,龙的鳞片和利爪可制最坚固的盔甲和最锋利的武器……
最为诱人的,莫过于传说龙的洞穴里堆满金币和珍惜物料,无论是魔法师难求的材料还是商人寻觅的丝绸和香料。
时至今日,这依旧是整片大陆最火热的话题。
——永夜之森后的荒川山野里居住着龙。
哪怕弗兰克已经从骑士团长变成一家之主;从无名骑士变成龙骑士;从举国皆知的屠龙英雄变成隐居森林的普通人,这样的传说就像烙印在史诗上一样,一代代的流传。
“屠龙英雄都是虚伪的……”
弗兰克收回了放在照片上的视线,把绘本放在了桌子上,从乔绫散手中接过熟睡的女儿慢慢走上二楼。棕发女子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尼伯龙根之歌,一行烫金字体印刻在书皮的顶端。
比起真正的史诗,希卡利更喜欢绘本。
乔绫散的目光落在了绘本封面的右下角——弗兰克著。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龙了。”
她漫不经心的翻阅着手里的书,齐格弗里德挥舞着巨剑刺穿恶龙法夫纳尔的心脏。
“蠢透的龙用自己铸就了伟大的魔法师和人人赞颂的屠龙英雄。”

【一】
从地图上看,凯瑞拉这座被外界称为镇的地方其实面积大的不像话,甚至超过了首都王城的面积的一倍多。先代国王一度想把政治中心移到凯瑞拉,奈何完全不便利的交通和无法改造的地形把国王的这个愿望硬生生掐死在了摇篮里。凯瑞拉三面都被森林紧紧包围,森林尽头连接着无尽绵延的山脉,哪怕是没有森林的最北方和邻镇也隔着和大约有十多米深的峡谷裂缝。
不管从地形上怎么看,要把凯瑞拉叫做乡土之地一点也不过分,偏偏这座看起来和外界隔绝的小镇上有一座被称为斯维尼亚大陆最出名之一的魔法学院——坎特华兹。
如果论人数坎特华兹是比不上首都的,但论魔法师的素质和实力,坎特华兹甩大陆上所有的魔法学院至少两条街。同时,作为魔法与科技并存的凯瑞拉,魔法学院甚至有一队独立国王和贵族只属于学院内部的军队——皇家骑士团。从坎特华兹出来后穿过一个小型集市便是领主的庄园,庄园后翻过一个山丘便是永夜之森。
作为一个冒险者,没去过凯瑞拉的冒险人生可以说是不完整的人生。这座小镇不仅有坎特华兹,还有各种各样的传闻,而且偏偏都集中在了永夜之森。黄昏时分响起的人鱼之歌,惊蛰日与仲夏夜的子时才显现的灵魂之流,天花乱坠的流言里还夹杂着凯瑞拉里除了有魔法师,骑士和炼金师,还有精灵和龙。
广袤的永夜之森常年飘着诡异的迷蒙白雾,参天的大树形成的密林越往深处走越是黑暗。永夜之森不仅诡异在它是大多数传言的聚集地,更糟糕的是,无论从森林的哪个方向进入,首先遇到的绝对是本应该在北方入口处的暗影沼泽。指南针这类的器械在森林里也是完全失灵,有人说这是精灵的魔法,也有人说永夜之森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迷宫。
曾经带领军队甚至调用了皇家骑士团的兵力的先代国王依旧没能进入森林,即便通过了暗影沼泽,所有的军队也都迷失在了森林之中。直到国王病逝,新的女王上任下令不允许私自闯永夜之森后,初次来到凯瑞拉的人们才放弃了一探究竟的这种脑子被门夹了后的想法。
但是,永夜之森里住着龙这样的传闻却没有停息。哪怕皇家骑士团应女王和学院院长之令驻守在距离永夜之森最近的领主的庄园外,年轻的骑士们也没有放弃他们的想法。
不仅仅是骑士,还有冒险者,旅人和雇佣兵,英雄史诗上描写的屠龙事迹深深吸引着他们,龙的巢穴里不仅堆满金币和稀有的香料器皿,就连龙本身也都是宝物,屠龙带给他们的是无尽的财富和荣誉。
年轻的骑士和雇佣兵们坐在桌子边畅饮畅谈,香喷喷的烤肉配上一大杯的黑啤或者麦芽一定是绝品的配。这个占地大约是一个双层木屋的酒馆开在入关口附近,也是进入凯瑞拉后的第一个落脚点。
酒馆的主人是一对双胞胎兄妹,两人发色是王国里十分罕见的金色。哥哥负责调酒,妹妹则是负责伙食,无论是烤肉还是做甜品,妹妹的手艺一定是整个小镇没话说的——这是所有来过小酒馆的客人的共识。
兄妹俩都是善健谈的人,熟人偶尔还能在哥哥那儿交易到一些情报,报酬总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小镇西部的白色橡树森林产出的白石和叶子,也有使魔精灵的灵核,甚至曾有人用叫不出名字的药草换来先代国王的边城军队驻扎点的地图。妹妹也是可以用豪爽形容,在和客人的拼酒中多次把对手喝倒,哪怕对方是壮汉,放倒对方后的年轻金发女子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的和隔壁桌的骑士到门口比试剑术,然后把骑士打趴下。
可以作为蛋糕店也可以作为情报屋的酒馆里有个默守的规则,那就是打听的情报里不包括永夜之森是否存在龙。虽然怀抱着屠龙之梦的人们默认永夜之森里住着龙,却也畏惧着神秘的森林和无功而返。
当然,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去触碰规则的底线。
坐在吧台正对面的一个一大口喝尽麦芽酒的骑士和同桌的药剂师,雇佣兵聊着《尼伯龙根之歌》,他们赞颂着齐格弗里德一剑刺入恶龙心脏时的英勇和胜利,同时幻想着自己也能做到这样的丰功伟绩。
“希卡利小姐,如果咱们能成功屠龙能拜托你帮忙做烤肉……”
话还没说完,所有人就看到那个份量绝对不轻的大胡子骑士飞了出去狠狠砸在酒馆对面的树上。梳着高马尾的金发女子冷着脸一脚踩在骑士的头盔上,不满的啧了一声,骑士的同伴不可置信的咽了咽口水,他们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一只手揪起骑士的领子就把人扔了出去。
兄长无奈的擦着杯子,同时收拾了因为这动静而一哄而散的客人们留下的残局。关了门的酒馆里,希卡利的眼瞳变得细长,被高领掩盖的后颈上有细密的鳞片,一条布着漆黑鳞片的尾巴心情极好的晃了晃。
“么么女王布下的结界岂是这群没脑子的人类能破开的。”希卡利完全不在意自己展露出的龙族特征,“我还以为屠龙之战里瑞琪已经给了人类足够的威慑力了。”
莱特摸了摸妹妹的头发,没有说话。
凯瑞拉里的确有龙,只不过是他和妹妹这样的半龙人,他们的血液里有龙族的血统,却已经不是真正的龙了。他们不会变成龙的模样,也没有不死的诅咒,只是拥有比人类更加强健身体和恐怖的力气。
“瑞琪做了他想做的事情,托他的福我们还活着。”龙族最后一头龙已经死了,他们正是被那头龙的血液救下,唤醒了身体里属于龙的血脉。
多年前的屠龙之战,赤色龙鳞的怪物进攻坎特华兹,最后被魔法师和皇家骑士团联手杀死。药剂师和魔法师的共同努力融化了龙胸口的龙鳞,皇家骑士团团长的剑刺穿了龙的心脏。
“可是,爸爸一定不想成为屠龙英雄。”希卡利看着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谁会想到照片上穿着白色衬衫抱着年幼的金发女童的男人正是当年杀死龙的团长弗兰克,“他一定不想杀死瑞琪。”
xx27年,名为瑞琪的龙被人类杀死了,活下来的龙族血脉只有半龙人的希卡利和莱特。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