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R瑞同人】龙吟终歌(二)

【二】
坎特华兹魔法学院又出了一个天才。
虽然只是个十二岁的毛头小鬼,但已经是一个登记在学院榜上的初级魔法师了。
毕竟——目前学院没有哪个十二岁的孩子能精准的施动操控魔法,也没有哪个如此不省心的学生会将操控与浮空魔法并用给凯文老师找麻烦。
穿着深红褐色的魔法袍的墨蓝色发小鬼顶着一头十分显眼的刺猬头漫不经心的站在菩提教导主任的办公桌前,转动着指尖,沾了黑色颜料的画笔随着手指的指挥在菩提心爱的帽子上画了一个蝴蝶眼镜。
“真是天才的恶作剧。”
满屋子的雕像被画上了各式各样的涂鸦,被教导主任视作宝贝的珍贵艳红牡丹变成了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黑玫瑰。
据说这个红牡丹是遥远的东方大陆那儿的魔法师带来的珍贵品种。
始作俑者吹了一声口哨,手指一挥,画笔被藏在了天花板的吊灯里。
“嚯嚯嚯,真是不错的魔法天赋。”
学院院长尼尔拉拄着拐杖乐呵呵的看着一片狼藉的教导主任办公室,他摸着又长又白的胡子,用眼神安慰了一下捧着黑玫瑰气得发抖的菩提,顺手开了个简单的结界挡掉了从天而降的画笔。
不过片刻,黑玫瑰自动散开扑了菩提一脸,所有的涂鸦也在玫瑰花瓣落到地上的时候全部消失了。
当菩提气得满学院找捣蛋鬼的时候,少年已经施展飞行魔法到了凯文老师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并被所有人都视为禁地的永夜森林。
永夜森林常年飘着白雾,无人踏足,无论从哪儿进入森林,总是会先遇到一片沼泽,散发着的毒气令周围三米寸草不生。
少年看了一眼,从口袋里拿出明显是大一号的黑色蝴蝶眼镜戴上,用手扶了扶勉强稳在鼻梁上。在背包鼓捣一阵后他拿出了一个装着水的圆底烧瓶,拨开塞子朝空中一挥,同时挥动魔法棒让水凝聚在沼泽的表面,而又铺开,形成一条水路。
风系魔法从四周汇聚而来,将小男孩包裹在其中,风系魔法外围又附加了一层水系魔法。
一步步通过暗影沼泽,在平安落地后收了魔法。越是深入森林的内部周围的光便越少,蝴蝶眼镜自动开启了夜视的功能,凭着多次闯入对线路的熟悉,他很快到了永夜之森的尽头。
永夜之森南部尽头是一片开阔的山林,一条名为荒川的河流看不见尽头,也不知其发源地,隔着永夜之森和另一头的山林。
“又来了吗——?”故意拖长的声音显得万分无奈与不爽,湍急的河面腾起两簇水柱凝聚在一起,渐渐形成一个人形,“这儿又不是你的家,不好好呆在人类的学校里成天往深山老林里跑做甚!”
那个从外表上勉强能称之为人的东西抬手就是一记强力的水波动糊了少年一脸,得亏蝴蝶眼镜自带高科技防水功能。他淡定的把眼镜摘下甩了甩收进口袋里,就着衣袖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不阴不阳的开口,“好了,该放我过去了。”
抱着手臂的少年只有十二岁,身高却比起孩童时代如雨后春笋一般长了一大截。住在水里的精灵气鼓鼓的在水面化开一道过路,盯了少年十分好看的赤色眼瞳好一会后,躲到一旁戳着生长在河边的水仙花。
“明明小时候多可爱啊……”
碎碎念的声音少年当做没听见,悄悄的在原地放了一个袋口打着规整的黄色蝴蝶结的小袋后,大摇大摆的通过了精灵给他制造的路。
荒川后是一片不算大的密林,密林尽头有一个山洞,少年掏出一个火把点燃,照亮一处。
远处的黑暗中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掠过少年的耳畔,未等少年回身,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喊,入目是一群飞散开的黑色蛾子。
“失格”
山洞深处忽然传出了刻意压低的声音,比少年不知高了几倍的空中忽然出现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少年啧了一声,伸手将火把甩到一旁,稳准地点亮了插在岩壁上的火把。
“还是老样子,捕捉不到低等使魔的跟踪。”那个声音像是把嗤笑咽进了喉咙里只留一声咕哝的尾音,“rk,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对比你弱小不堪的使魔放低戒备心……”
“啊——你还真是老样子,啰啰嗦嗦像上了年纪的老头子。”少年打断了那个声音的说教,话音刚落洞内所有的火把便被一齐点燃,照亮了整个山洞。
洞穴深处并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偌大的洞穴它近乎占据了深处全部的空间,火光映着这个庞然大物赤色的鳞甲,湛蓝色的眼瞳里含着笑意,像是藏匿了浩瀚星河般的美丽,盘踞在少年周围的宛如巨蟒的东西其实只是它的尾巴。
没错,少年眼前的生物正是斯维尼亚大陆上的传说之一,存于不知道真伪的英雄赞歌中穷凶极恶的怪物——龙。
龙与少年,传说中的物种与现实的魔法师。
在当下时代两个可以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便是他们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人知道大陆上真的存在龙族,也没人知道荒川之河对岸的山洞里就住着一头龙。
更没有人知道,培养rk成为天才的,是一头被少年称为古板老头子的龙。

评论
热度 ( 17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