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R瑞同人】龙吟终歌(三)

【三】
rk在七岁的春天被送到了青梅竹马的乔绫散家里,也是在七岁的时候,小男孩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rk。
罗伯特夫妇在小男孩七岁生日的当天留了一张字条和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后彻底失去了联络,年仅七岁的他被托付给了青梅竹马的邻居一家。
rk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并沉默拒食了一天一夜,没学过攻击性魔法的乔绫散看着被反锁的门只好叫来了自己的爹。
作为学院直属的皇家骑士团副团长的乔桉大叔直接扭断了家里的门锁,那扇在乔小姑娘眼里挺坚固的木门被乔桉像撕纸一样轻松地破坏了。倔强的小男孩被强行拎到了饭桌上被小青梅塞了两片回复体能的白色橡树的叶子,这才避免了一桩惨案。
rk性格大变吓坏了乔绫散和乔桉,性格突然变得顽劣,而又容易陷入沉默,吓得小姑娘拽着rk去找魔法阁楼的土林老师检验真伪。
当然,经历了人生突变的小男孩还变得迷之固执。
乔绫散又一次指挥自家的扫帚挡在了门口,有自主意识并且还以戏弄除了契约者外的所有人类为乐趣的魔法扫帚把背着行囊的刺猬头小鬼一扫帚扫回房间里。
“你连魔法扫帚都没有,别说要去找罗伯特叔叔,你连出学校结界的能力都没有。”围着碎花围裙的棕发小姑娘一脸严肃的和rk讲道理,被打击的小男孩虽然不服气,但想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对方。
魔法与科技并存的凯瑞拉,rk的父亲罗伯特•金是坎特华兹的最高科技研究者,母亲罗伯特夫人是魔法师大贤者。从小把技能都点在科技上小罗伯特在魔法上被乔小姑娘甩了一大截,以至于到七岁时都还没有获得属于自己的魔法扫帚。
不会浮空术和飞行魔法,也没有魔法扫帚,想要去寻找父母根本是痴人说梦。

九岁的夏天是rk又一个人生转折点,说不上糟糕,也谈不上任何的美好。
毕竟——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在和乔绫散的扫帚大战数十个回合,魔法与体术满天飞之后,凭借着提前做好的小陷阱,rk用沾了胶水的柳枝条变成的绳子将魔法扫帚绑在了二楼楼梯的扶手上。
背上行囊,带了乔绫散一大早烤的曲奇和精心打包好的三明治与沙拉,rk给乔家父女留了字条后离了家。
今天不仅有魔法考试,也是一年一度的皇家骑士团新人骑士选拔大赛,乔家父女一天都不在家里,这足够rk溜出去了。乔家的小木屋在远离中心城的郊外,靠近永夜之森的外围边境,可以说是凯瑞拉最远的郊区了。
动作灵活的穿梭在树林之间,第一次进入永夜之森的rk不敢掉以轻心,借着飞天爪和刚刚熟练的驾驭滑翔翼的技能,他小心翼翼的在迷幻视线的白雾中穿行而不碰撞上参天的大树。
小孩子的体能很快就消耗殆尽,一股脑的在森林里乱窜的rk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他闻到了清新的味道。
那是一条清澈湍急的长河,他在父亲的笔记上看过,这条名为荒川的河流是永夜之森这头与那头的山林的分界线,河畔生长着娇嫩的水仙花。
在斯维尼亚大陆的传说之中,荒川也被称为天河——不知其源,不知其止,不知流量。徬水而生的不仅是奇异的水仙花,还有各式各样的神秘物种,永夜之森有着外世无法动摇侵犯的生物系统,生物链之间的环环相扣保护着这片森林以及荒川对岸的山林,就像一片无人侵扰的世外仙境。这样的美景,rk只在乔绫散的童话书和绘本上看到过。
参天大树而成的密林将阳光切的零零碎碎撒满一地,唯有荒川被一束光照得波光粼粼,盛开的水仙与满天星垂在水面上,甚至不时有肥沃的鱼儿跃出扑腾。rk靠近河畔,用水洗了把脸,迷昏的精神一下子就清醒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环境是十分让人放松警惕的,所以在被一记强力的水波动糊了一脸并被击出去狠狠摔在树干上后,rk才强撑着发昏的头脑捡回丢掉的警惕心。和隔壁家自称天才的艾路嘉用于戏弄他的水系魔法不同,这记攻击透着强烈的杀意,若不是在打到他身上时突然收了力,只怕他不止是飞出去了。
小孩子总是对杀意异常敏感。
荒川河面腾起两个水柱,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人形,灿灿生辉的蓝色眼瞳里散发着强烈的敌意。显然眼前的并不能称之为人,也许就是父亲笔记里记载的生活在荒川里的精灵。刚刚那气势如同驱逐侵略者的水系攻击魔法也是出自它之手。
“小鬼,胆子不小嘛,误打误撞通过了暗影沼泽。”女子的声音,语气里包含了不满与蔑视。
——森林里的精灵会对迷途的孩子予以友好与善良。rk想起了乔绫散的童话书,果然童话都是骗人的。眼前的精灵可没有半分友好的态度。
“快说,永夜之森的地图是谁给你的!”像是思索片刻后,精灵突然变得愤怒,河水激起波浪,翻涌的水面腾起水柱凝成一道道的水刃,只待精灵的指示。
rk当然不可能说是父亲的笔记里记载了通过永夜之森的方法,他不确定父母是不是来了永夜之森,没有任何方向的他只能慢慢摸索任何能指引他通向父母的线索。
精灵啧了一声,水刃齐发要看就要贯穿身体,恐惧一瞬间在脑子里占据了上风,rk下意识蜷缩蹲下。
没有水刃打在身上的痛处,他听到一声吟啸,从未听过的,铁定不是普通动物能发出的叫声。
“嘶——”滚烫的水蒸气扑在脸上让rk忍不住低呼一声。有人救了他,这样的认知浮现在rk的脑海里。
慢慢睁开眼睛,一片模糊里他隐约看到了满天的红色,待视线恢复清晰之后,九岁的小男孩惊愕地失去了言语功能。
“英雄齐格弗里德挥舞巨剑斩杀巨龙……以恶龙之血沐浴全身……”
母亲曾在他小时候给他读过《尼伯龙根之歌》,比起魔法师,也许母亲希望他成为一名骑士。没人知道大陆上究竟有没有龙,笔者攒写的屠龙史诗歌颂的是英雄的伟大和恶龙的凶残。
救了他的是一头龙。
赤色的鳞片,它有一双蔚蓝色的眼瞳,和水里的精灵不一样,他清楚的看见他们视线相撞时,那双眼睛里即将要溢出的情绪。没有故事中描写的穷凶恶极,大概只有巨大的身姿和故事描写的一样——当龙展开双翼时,天空都会被遮蔽,大地为之颤抖。
龙吐着赤焰挡掉了精灵的水刃,他被龙小心翼翼地护着,就像对待着自己最珍视的宝物。
rk存在于真实的世界里,他不是童话里的男主角,没有浪漫的相遇,也没有漂亮的公主。九岁的夏天,他遇到了一头龙,没有华丽和玫瑰,却有一份小心翼翼地温柔,从天而降的龙救了他。

评论
热度 ( 17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