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R瑞同人】龙吟终歌(四)

【四】
“笨蛋笨蛋笨蛋你这个大笨蛋!!!!”
不带任何杀气的水弹像机关枪扫射一样打在巨龙的身上,它的身体完全挡住了rk,没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洗礼。rk抬起头,他没看错,龙的脸上,或者说眼瞳里更为确切,闪过了几分无奈。
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的单方面出气的打闹终于在今天荒川的第四位访客的到来而停止了。
披着散发的精灵眨了眨绿色的眼睛上下打量着rk,属于精灵族的尖尖耳朵从发中显露出来。和住在水里的精灵不同,眼前的精灵小姐并没有散发出任何不友好的气息,晶莹透明的四翼带着她落到了龙的肩膀上。
“太乱来了。”这说的是龙,“我叫薇拉,是金鸢尾花的精灵。”唇角轻翘,她一下子到了rk的面前。
“切”蓝色的精灵哼了一声,形态突然散开没了踪影,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rk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声,他无意中闯入了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们的静谧乐园,这个世界上有龙,也存在精灵妖精这类的生物。
“永夜之森和荒川河畔都有结界。”花精灵的手泛起白光,河畔的水仙花无风摇曳,rk听到了细细的歌声,他下意识看向龙,对方湛蓝色的眼瞳里似乎传递出了什么。
不是错觉,那是属于植物精灵的言语,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听到。
“你无意打乱了结界,所以她才会很生气。”rk知道她指的是刚刚离开的精灵,“没了结界我们都会遇上很多的麻烦。”我们指的不仅仅是住在这儿的千奇百怪的生物,还有龙。
寻龙屠龙的热潮并没有消退,倒不如说每个时代都会有这样的屠龙热潮。斩杀凶恶的生物,这样的伟绩点缀在人生中大概是每个骑士的梦想。
无法言喻的愧疚突然涌上rk的心头,他和龙无冤无仇,硬要说他们之间的联系则是这只龙救了他一命。
“别担心”温和的声音突然闯入rk的脑子里,就像一只手,把他从混沌的深渊里拽了起来,“希尔薇会修复结界的,而且……”
他抬头时,龙湛蓝色的眼睛里溢着笑意,就像他的声音那样温和,让人放下所有的防备,“你会来到这里,说不定,就是为了一份相遇。”
——我在等待,和你的相遇。
“你愿意,留下来吗?”
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照射下来,荒川河面波光粼粼,赤色的巨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靠近年仅九岁的小男孩,阳光温柔了它的眼眸,将一人一龙笼罩在朦胧的金色里。

rk没有再回乔家,告别了乔家父女他选择留在了永夜之森。不知名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七岁的rk失去了父母的下落,他就像无根的浮萍不知道该扎根何处,九岁的他遇见了龙,那只龙给了他归处。
龙不仅教导他魔法,也训练着他的体能和作为骑士应有的剑术与骑术——虽然骑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马而是童话中的幻想物种独角兽。
用龙的话来说,反正都是四脚的蹄类生物骑上去感觉是一样的。
永夜之森不仅广袤而且物种丰富,而荒川对岸的山林更是存在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龙,花精灵,独角兽等等,所以在rk看到希尔薇与河畔的水仙花说话并且那朵水仙花无论从声音还是说话方式都像个粗矿的大叔时,他已经没有多大的惊讶。
“哟~刺猬头小鬼,化形魔法练得怎么样了?”
水仙花大叔晃了晃花身,河畔空气很好,rk挥动着魔法棒,水仙花嘭的一声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绿色裤子的大叔,豪爽的性格让他想起了乔绫散的父亲乔桉。
“3.2.1.”金发的花精灵坐在树枝上倒数,话音刚落附加在水仙花身上的魔法已经解除。rk撇了撇嘴,薇拉笑嘻嘻的从树上跳下来蹦哒两下到了他的身边,“像我们这样的精灵想在我们的身上附加魔法必须附上【真名】才能持久啦,他没教你吗?”
十一岁的少年摇了摇头。
他在龙的身边生活了两年,施展魔法的对象一直是森林里各样的生物,龙教的也是各种奇奇怪怪的魔法,包括一些以前母亲说得只在古魔法书上才有的被称为“失落魔法”的种类。
——龙生活了千年之久。
生活在一起后rk不难发现这个事实,尽管隐居山林,龙还是很清楚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时代变换,王朝更迭,华丽的宫殿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主人;看过一代明君建立起辉煌,也看过昏庸国王激起民愤兵起,看惯了生离死别,也看淡了人生百态。
他无法看清龙的情绪,却总是一眼就被龙看穿了。龙总是猜到他的想法,他却不了解龙的一分一毫。
他甚至,并不知道龙的名字。
这样被看穿的认识让rk一度感到恐惧,他下意识疏远龙,而龙似乎感觉到这点,没有逼他。龙静静的留在原地,不管rk疏远或是亲近,它就在那里,带着它特有的温和的微笑。
狡猾的,看似亲密,实则疏离。
十一岁的少年心思变得敏感,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逃离……逃离……
逃开这样的地方,逃开这样的感觉……
“rk”龙不知道何时到了他的身边,“回到人类那儿去吧。”
曾经被丢下的少年最害怕的莫过于再次被丢下,rk咬紧下唇。他弄不清楚,他和龙究竟算是怎样的关系,说不上是朋友也算不上家人,模糊的关系模糊的情感。
他逃开了,像个胆小鬼。
龙注视着少年跑开的方向,无言而笑,金发的花精灵坐在龙的肩头,她抬头看着龙,“就这样让他离开永夜之森,真的好吗?”
“我会一直陪着他的……”
“我会一直守着他们的,这次一定……”

“小子,拿去吧。”水仙花大叔将一颗浅金色的宝石扔给在永夜之森的入口犹豫不决的RK,赤色眼瞳的男孩瞧了一眼手心里的宝石,八棱柱的中间还有一块鸽血红色的形状奇异的小宝石。这明显是最罕见的多心宝石。
“好好拿好喔,丢了后如果被想屠龙想疯了的人杀了可不怪我们。”胡渣大叔咧开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RK没由来的抖了一下。
“那个是很久以前一个帮助过我们的炼金师炼制的宝石,能消除龙的气味,这样魔法师就追踪不到这里了。”希尔薇抱着手臂突然出现,抬手一大团水凝聚在少年的头上,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浇了一身。虽然这两年没少被希尔薇糊一脸或是一身,但RK却莫名觉得发冷。
“洗干净点免得节外生枝。”蓝色的精灵冷冷一笑,手中又凝聚另一个水团,刚想扔出就被水仙花大叔伸手掐散。希尔薇横了一眼植物精灵,对方摇了摇头,递了个眼神让她看向至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少年。蓝色的精灵身形散开没了踪影,水仙花拍了拍RK的肩膀,护送他离开永夜之森。
浑身湿透的墨蓝色发少年低着头,发梢的水顺着脸颊滴落在衣襟里,手里攥着一个八棱柱形状的宝石,无言。九岁的乔绫散匆忙赶到永夜之森入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少年脆弱的模样让她想起她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落泪,七岁的RK被她父亲接到了家里,一言不发,用袖子狠狠抹着眼睛,袖子湿透了也没能止住泪水。
十一岁的RK没有哭,但是……
“走吧,我们回家……”
牵起的手,冰冷如尸体。

评论
热度 ( 15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