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R瑞同人】龙吟终歌(五)

战斗场面描写废柴预警x
我瞎扯话痨的毛病大概治不好了(手黄再见)

【五】
斯维尼亚大陆的每个职业都有等级之分,魔法师的最高等级是大贤者,次之是皇家御用魔法师,最低等级要数无名法师。不管你的天赋如何,没有在魔法学院的登记在册,照样是最被人瞧不起的魔法师。
十二岁的RK把初级魔法师的徽章毫不在意的扔到了龙的面前,颁发徽章只是个表面形式,从魔法学徒开始到最顶级的大贤者,每晋升一个等级会由当代的魔法师贤者协会的成员给予晋升者相对应的魔法烙印。
更何况,等级这种东西他也不在乎。
龙隐隐一笑,浮空魔法加在徽章上,小物件飘到了半空中,六芒星的金色徽章中间嵌了一颗红色的宝石。
RK自己是不在意徽章这玩意的,魔法烙印比这东西更实在,但他想不通,龙所处地下的洞窟里填满了金币和宝石,这种不起眼的小玩意龙应该看不上才是。
曾有幸看过巨龙很没形象在金币堆上打滚的少年魔法师思考着龙究竟想干啥时,赤色的庞然大物凭借着对魔法的精准操控,从一旁抽出一件黑色的风衣,扑了扑灰尘之后将徽章固定在了大约是脖子下第一颗扣子的位置,又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了几根金属材料和徽章一起做成了活动纽扣。
他怎么不知道龙还这么心灵手巧??
少年有点懵的看着一件加工过的黑色风衣在龙的手中形成,虽然全程都是在用魔法。
“生日快乐,rk。”
黑色的风衣整齐的叠好停留在RK的面前等待主人的回应,少年呆愣在原地,他从未向龙提过一分一毫自己的事,包括父母,身世以及自己的一切。可是,从遇见的那天起,这个幻想物种甚至比自己还要了解RK这个人。
“在发什么呆啦。”金发的花精灵突然出现在RK的身边,一大团花花草草噗的一声落在他的头上,鼻间充满各种植物的味道。
如果菩提或者凯文在场大概要尖叫了,淹没少年的植物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花花草草,基本上都是魔法师们所渴求的材料,偏偏这些东西都和永夜之森有关。
仔细一看,不少是他下一次的晋级中级魔法师考试需要的魔法药材。有凯瑞拉西部特有的白橡树的银叶子,作为恢复魔力和体力的材料来说白橡树的叶子绝对稳拿斯维尼亚大陆第一名;还有无限山脉顶端才有的冰山雪莲,同时连能发挥雪莲最大功效的冰泉圣水也有;鸽血草、月见花、点荷菇等等。
“有人说今天是你生日,十三岁生日快乐,刺猬头小鬼。”水仙花大叔咧着爽朗的笑容,替RK拿去了沾在头上的枯草花瓣,顺势揉了揉他的头发。听到水仙花的话,RK下意识抬头,撞上一双湛蓝色的眼瞳。
一片蓝色里清楚地倒映着他的影子,温柔的,带了几分隐隐的怀念感。
对于生日RK总是下意识去回避,这会让他想起父母在七岁生日那天把他丢下了,虽然乔绫散每年都会为他准备一个她自己亲手做的蛋糕,但心思敏感的少年总会躲起来,拒绝回应生日当天的一切。
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RK,拿出你的魔法棒。”龙突然开口拉回RK的思绪,他瞧了一眼,“怎么,你还打算把所有的生日礼物补上吗?”语气轻佻,少年赤色的眼瞳闪过一丝精光。
龙没有回答,抬了抬头示意RK照做。
“跟着我念——”
“有形之物无形之灵,徘徊异界边缘的游离者,吾名RK,以血为祭呼唤前来——”
冗长的咒文用古语吟诵而出,少年脚下出现一个金色的魔法阵,周身腾起自魔法阵的细小光束,慢慢汇聚在RK的面前。三根金色的叶子首先从光芒中破出,光与魔法阵同时消失时,RK才看清面前这团东西的模样。
深灰色圆球型的身体,顶端有三根金色的叶子,还戴着一副迷你的却几乎占了脸的二分之一的黑色蝴蝶眼镜。小家伙飞到RK的面前,围着他转了两圈,最后发出“bibo”的叫声。RK惊讶他能听懂,小家伙和他说了一句“主人你好,我叫鲁比”,难道是和精灵呆在一起久了所以自通了人类语以外的语言?
“这是植物型使魔,和你分享魔力,你也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使魔了。”龙解释了一下少年心中的疑问,“你能听懂鲁比的话除了契约的关系,大概也是一种缘分吧。”
RK低头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小精灵,伸手戳了戳,身体软软的,感觉就像麻薯团子。小家伙蹭了蹭RK的手指,飘到主人的肩上老实呆着。
“它可以像我们一样化成人形,不过这得靠你自己了……”水仙花大叔话才说到一半,突然止住,原本嬉笑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拧眉朝洞穴外看去。
“怎么……!”龙也突然愣了一下,还没开口就被水仙花大叔打断,“有魔法师闯了永夜之森希尔薇在拦……在这呆着!”
两个化形的花精灵瞬间消失在原地,一人一龙相视一阵,龙率先别开视线,阖眸,RK知道他在用感知,下意识放轻了呼吸。
“唔……”龙发出了一声大约是疑惑的轻呼,“我们去看看。”
RK惊讶了一下,用眼神询问对方是不是认真的,龙点点头,他们脚下发动了瞬移魔法的魔法阵。

希尔薇冷着脸,周身的荒川河水波涛汹涌,河畔的高一些的水仙花晃动着花茎,在叶片碰到荒川河水后身体骤然变大,黄色的蕊心露出尖利的牙齿。
“那个刺猬头也就算了,人类,敢闯永夜之森,胆子挺大。”虽然凝聚的人形嘴角挑起笑容,但蓝色的眼瞳一片冰冷,腾起的河水凝聚在空中慢慢成水刃的形态。在希尔薇对面的人穿着深褐色的魔法袍,宽大的帽子拢着长发严严实实地遮住了样貌,那人把手搭在腰间,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魔法棒。
战意蓄势待发。
希尔薇眯起眼,冷笑一声,指尖微动,水刃齐发。无论是力度还是准头都远比当年伺候RK的要大的多,那人也不慌,挥动魔法棒的同时吟诵魔法咒语。森林刮起飓风,肉眼可见的风元素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水刃近身之前,风已经形成了保护罩将人牢牢护住。
“风系?”蓝色的精灵瞥了一眼,抬手挥过带起一股水流飞向风结界的顶端,水柱宛如烟花一样向四周炸开却又不落地,停在空中形成了细长的矛状。
论力量,人类远比精灵要弱小,入侵者浅浅吸了一口气,球形结界在魔法棒的指挥下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开始裂变,希尔薇突然发动攻击,水细矛从各个方向朝人攻去,同时希尔薇也骤然上前,手化作刃状猛地冲结界劈去。
入侵者蹬地而起,瞬移魔法发动瞬间远离了猛攻的精灵,风结界裂成合拢的莲花花苞状,四散的流风随着魔法棒的挥动而化作月牙状冲向希尔薇。
蓝色的眼瞳微睁,双手凝聚水球挡在身前,风刃却势如破竹,一个接一个的风刃甚至凝成一道月白色的路径,直接破开了水球的防御。希尔薇啧了一声,她身后的水仙花突然生长腾到空中,蕊心张开大嘴将风刃全数吞下。攻势猛力度狠的风刃将巨大的水仙花割裂,白色的碎花瓣和叶片从空中洒落了一地。
希尔薇不是冷血的人,尽管这些水仙花已经异变狂暴,但终究是永夜之森的居民,即便它们已经不会拥有自主意识和化为拥有人形精灵的能力。希尔薇是恩怨分明的人,而且有仇必报。
空气中的魔法粒子浓度骤然增强,入侵者仅呆愣了一秒便反应过来,防御魔法和强化魔法瞬发,双手交叉挡在面前,一股力道极为恐怖又带着强烈杀气的水柱自希尔薇的手中发出直接冲破了风结界,物理强化即使削弱了大部分的力量,入侵者还是感觉了手臂发麻。
希尔薇不给对方一丝喘气的时间,微眯起眼,不间断的水刃齐发中还夹带着在近身前突然变成的冰刃。入侵者手中召唤出魔法扫帚,在空中躲避着没打算放过自己的水刃,连帽被风带下,棕色的长发纷飞,是个女孩子。
对于守护永夜之森的精灵来说,是男的女的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少女挥着魔法棒,月牙形风刃收尾相连加速旋转形成飓风,扫清水刃冰刃的同时也将希尔薇打出的两道水柱完美化解。
三根水柱自荒川河腾起,分别从左右和上方同时和龙卷风相撞,两种攻击相互抵消。希尔薇甩出一道水刃横切向少女的腹部,被击中的目标在下一秒化成烟雾消散开来。
“幻影?!”
主修单属性魔法的魔法师如果不是皇家魔法师或者大贤者的级别对于希尔薇来说一直都是两个水波动就能打出永夜之森的存在,就在水牢笼准备完成之时,只见紫色的落雷从天而降直直打在希尔薇的身上。没有躲避也没有防御,一直笼罩在周身的一层简单水屏障被轻易击溃。
铂金色长发的女孩子重重摔在一旁,白皙的手臂上是被落雷魔法打伤的痕迹,红了一片十分扎眼。希尔薇并不是水的精灵,在她的身体外一直覆着一层水屏障。她抹去唇角的泥土,操控河水再次将自己包裹起来。
“我只是想找一个人。”
入侵者终于开口,希尔薇冷笑一声,永夜之森人没有,精灵和幻想物种倒是不少,还有一头龙。她会保护那头愿意相信人类的傻龙,从以前开始,不会改变,不惜一切代价的!
荒川河水腾起水柱凝聚成水龙卷,像要连接天地的垂直天河,要直接操纵水柱需要大量的魔力,显然对作为精灵的希尔薇并不是难事。水柱突然发动攻击,少女连忙展开防御结界,然而攻击并不只有水柱,还有四面八方包围她的水刃一齐而上,结界在抵御第一道水柱后彻底破碎。
水柱狠狠地打在腹部,少女整个人飞出去摔在树干上,疼痛感让她意识发昏。希尔薇垂下手——水刃齐发,她闭紧眼睛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痛处,慢慢睁开眼,面前是一个白色的防御结界,结界上还有金色的鸢尾花的图案。
凝聚在结界外的水刃被两颗火球所抵消,希尔薇脸色更沉了,抬手冲着右后方向甩出一记水波动。匆匆赶来的RK没来得及避开挨了一下,原本刚用魔法火焰烘干的衣服又湿了。
“希尔薇,先停下。”龙降落在结界和蓝色精灵的中间,向后瞥了一眼被护在结界中的人,“她不是入侵者。”
“你脑子是被门夹了吗,这么明显的战斗痕迹看不出来吗?!”听到龙的话希尔薇顿时火大,挥手就想打出攻击魔法,动作却硬生生的刹了车。
“希尔薇,你先冷静一下。”金发的花精灵安抚了一下几乎要暴走的希尔薇,伸手指了指结界中的棕发小姑娘,“就你每次都吃她做的甜点你就不能杀她。”
“哈?”希尔薇瞪大了眼睛,“那不是这个刺猬头做的吗?”
薇拉翻了个白眼,“你觉得他像会做饭的吗?”
“……”RK在希尔薇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摊了摊手。
现场诡异的沉默了片刻后,希尔薇突然散开身形没了踪影,RK噗了一声险些没忍着笑意。希尔薇害羞可是很难见的。
他咳了一声,向龙身后走去,魔法结界已经撤去了,少女身上的伤也经由薇拉的治疗而痊愈。RK表情换上少有的严肃,他盯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人。
“绫散,你怎么会在这里?”

评论
热度 ( 17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