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同人】执剑的理由

#沉迷fgo的产物,我有呆毛王我骄傲(bushi)#
#瑞琪中心向#
#文笔渣,但是我爱瑞琪#
#时间线:红龙之战#

>>>0
红龙的口中吐出强烈的一道光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像在所有人都沉浸在瑞琪团长击败红龙之时RK猝不及防对摩尔王的宝藏伸出了手。
眼看那道光击中墨蓝发的青年,画面仿佛一瞬间被按了慢放的按钮。RK面前闪过一片红色,身体被巨力冲撞以至于平衡不稳,狠狠地摔在了一边。
轰隆一声,山洞坍塌。
RK觉得那其实只是他的手多伸出一点点的距离,就能拉住那个傻瓜的手了。
而不是他站在废墟的外面,祈求神放过废墟之下的人。
一闪而过的念头,却让RK无法忽视。

>>>1
瑞琪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睁开眼睛的时候,明明是漆黑一片,他却能看见自己。还是那套铠甲,传承之剑也好好的别在腰间没有出鞘,鲜红的披风上甚至连灰尘都没有。
没有疲惫感,甚至没有被攻击和落石打在身上的疼痛感。
瑞琪漫无目的的四处走了一下,直到意识到自己应该会累之时停了下来。
他应该是死了。
瑞琪垂下眼,手下意识搭在了传承之剑的剑柄上,握紧。这把一直在每代皇家骑士团团长手中代代传承的利剑在剑鞘中抖了抖,发出两声峥峥。
金发男子低声笑了笑,微微点头。传承之剑在安慰他,也许是并肩作战多年,说这把与众不同的剑会有自我意识瑞琪一点也不意外。
又往前,他认为是前方的方向走了一会,偌大无人的空间忽然挂起了一阵风,带来淡淡的花香,弥漫在风中不让人轻易察觉。瑞琪眯起眼,戒备心从醒来就没有放下,这时更是达到了顶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遥望无际的花田,玫瑰蔷薇百合……花的种类数不胜数,清一色的白,甚至比较难看清簇拥花的绿叶。花田旁边有一间小木屋,野蔷薇甚至缠绕着一般只有教堂才能见到的花窗玻璃爬到屋顶。
这里应该是没有人的,瑞琪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确认这是不是幻觉,没有痛觉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放宽了心所以无所畏惧,金发团长轻松的朝着小木屋走去。轻叩三下木门,里面没有回应,木门却因为轻微的力道被推开了小小的门缝。
“失礼了。”
推开门走进屋子,瑞琪环视一周,里面并不算大,一人足余两人略窄的空间里有一张四方的木桌子,两个柜子分别放在通往内室的门口的两边,柜子里也零零碎碎放着些瓶子罐子。木桌子上摆着两个茶杯,一杯已空,另一杯却满着热茶,让人只觉屋子的主人刚刚送走一位客人。
也许又是迎接一位客人?
瑞琪揉了揉眉心,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正打算离开木屋时,门吱吖一声被推开,两人面面相觑。
梳着单麻花辫的年轻女子眨了眨眼睛,嘴角漾着微笑,她的怀里抱着一个装着蔬果的篮子。
“您好。”
“您好,很抱歉擅自闯入。”
瑞琪看见女主人摇了摇头,走进屋子,将篮子放在桌子上后抚着裙摆坐下,并对对面放着热茶的座位做出了请的手势。
尊重女性也是骑士的美德,更何况瑞琪发现自己找不出理由来拒绝,点头致谢之后他坐在了位子上,拿起茶杯,茶的温度正好。
就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两眼对面的人,瑞琪悄悄叹了口气。
有时候,直觉太准不是什么好事呢。

>>>2
“你死了。”
女主人开口第一句话险些把正在喝茶的骑士长呛着,虽然早就猜到了,但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还是一阵不小的冲击。
“请问,这里是哪里?”缓了一下,瑞琪用最快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和语气。眼下弄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比较好。
女主人低笑一声,她拿着重新满上的茶杯喝了一小口,瑞琪也不好戳穿对方掩盖的动作有些不自然,毕竟憋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咳咳。”女主人放下茶杯,徐徐开口,“团长阁下觉得这是什么地方呢?”
虽然是反问,但不等瑞琪开口她又接着往下说:“有人说这里是中转站,也有人觉得这里是终点,更多人称之为灵魂的徘徊之地——”
猩红色的眼瞳里充满了笑意,唇一张一合慢慢道出最后的两个字:“彼岸。”
深吸一口气,企图维持着表面的冷静,抓着杯沿的指尖却已经泛白,暴露着主人内心翻涌的事实。女主人又喝了一口茶,起身走进厨房端出一小碟苦瓜切片。
没有问为什么会有苦瓜,也没有问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是团长,瑞琪难得有些失控,低声致谢后用筷子夹了两片苦瓜片塞入口中,苦涩却异常清爽的感觉在舌尖炸开。
这让他想起弗兰克做的苦瓜切片,他总能把握好苦味。
熟悉的感觉让瑞琪渐渐冷静下来。他死了,这是事实,不管怎样都要他去面对的事实。
“好吃吗?”女主人歪着头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瑞琪微愣,继而点点头,年轻女子换上了笑容,有点像么么小时候得到糖时,“那就好。”
“这是你印象中的东西,或许,用你们的话来说,叫记忆中比较好。”
这次瑞琪没有过激的反应,心中猜到眼前的女子不会是常人,从她嘴里说出什么奇特的事也不奇怪。
“后悔吗?”
瑞琪知道她在问什么,他没有回答,手却不由自主地抚上传承之剑。
从拿起传承之剑的那一刻起,不,是从决定加入骑士团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起,就决定了他挥剑的理由。
为了保护谁。
为了保护祈愿的人。
骑士秉承着八大美德,挥舞着长剑,是理所应当守护着人们的愿望而举起了武器。
忠于君主,保护弱小,他的剑上承载的不仅仅是荣耀和受人敬仰爱戴,还有责任,不能轻易卸下的责任。
瑞琪想过自己的结局,在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战死。可能尸体会被带回庄园,这可能会置于荒野。他知道不能救下所有人,所以尽力去救每个人。
“我不后悔……”
他不后悔,选择成为一名骑士,选择接过传承之剑。

>>>3
“来这儿的人的确是死了。”
“不过没死透。”
“咳咳咳……”
狼狈的擦了擦溅出的茶水时,面不改色,优雅有礼的团长被呛得面色通红,一时还没能顺气,抬头时,始作俑者脸上挂着乖乖的笑容,十分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你还有牵挂着的东西,这个就是最好的证明。”她指了指那碟苦瓜,“我从记忆里拿出的东西,是没有任何味道的,你也应该尝不出任何味道。”
牵挂的东西……
瑞琪垂下眼,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清澈的茶水表面。
“今天很晚了,去睡吧。”话刚说完,窗外的景色变成了赤红的夕阳,寂静的云像极了红龙吐出得烈焰,燃烧在天际。
“那里没人住过放心吧。”女主人指了指内室的门?
“那你呢?”
这里只有一间卧室,女主人笑了笑:“我还有,工作。”笑容意味深长,“不过我不介意团长阁下看我工作。”
瑞琪摇头回绝了,他还没有这样的癖好。这个世界是什么,他不清楚,他只清楚眼前的人对自己没有恶意。
这足够了。
放松下来后瑞琪直接进了内室,就着铠甲直接躺在了床上,阖上眼,没有漏掉窗外的夕阳已经变成了深沉的夜幕。

“嗯,很有趣的人…”
瑞琪似乎是从沉睡中醒来——他失去了意识,却不确定自己是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客厅里女主人的声音。没有隐忍着笑意,大大方方的。
瑞琪翻身下床,将挂在墙上的传承之剑别好,刚刚拉开一道门缝,他就接到了女主人盛情的邀请:“团长阁下醒了就出来吧,我说过不介意您看着我工作。”
被抓包的骑士没了退路,只好走出来,抬眼就看见女主人面前有一个荧蓝色的通讯屏,画面上大约是个屋子的内部,羊皮卷地图随意铺在桌子上,桌子的角落还放着一个黑色的蝴蝶眼镜。
“深夜电影,要看吗。”语气有些玩味,女主人甚至掏出了爆米花分了他一份。
画面闪过一片雪花,接着就是一座气势辉煌的城堡,红发的公主站在城堡的露台上,远眺街道上是黑压压的人群,所有人都和小公主做着一样的动作——双手合十置于胸前低声祈祷。
——愿我们的团长平安归来。
也许是刻意的,女主人在点了一下屏幕之后无声电影变成了有声版。各种各样的声音里,瑞琪真切的分辨出了么么的声音,带着孩子有的稚嫩,他听过无数次的声音。
自然下垂的手慢慢紧握,甚至指尖泛白,嵌入肉里也不会有感觉。
“后悔吗?”女主人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瑞琪却没有再回答。

>>>4
眼前的荧幕被女主人碰了一下,画面瞬间静止,声音也消失。她抬手一挥,荧幕退了一点后又出现了一个荧幕,画面上的雪花消退之后,映出瑞琪无比熟悉的黑森林。
绿色的萤火虫不时闪过,成了为数不多的光源,画面一转,已经到了摩尔王的宝藏洞窟,那里已经是废墟一片,坍塌的山洞掩盖了一切。
废墟上有挖掘过的痕迹,却最终没有进行大面积的动工。耗费人力资力换来的是他生死未卜的消息,这样的事会停止也是正常的。
瑞琪盯着画面却出了神,直到女主人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胳膊。
画面上突然闯入一个墨蓝色的影子,他在废墟上停留许久,咬着唇,瘦削的肩膀抖了抖。
RK瘦了,这是瑞琪的第一反映。
那个会让警署和骑士团同时头疼无比,让全庄园都能被吸引的怪盗先生,飞檐走壁、催眠瞬移甚至是电脑技术,看起来无所不能的青年背影如今却让瑞琪看得纠葛。
从龙口中救下RK可以算是他下意识的举动,他当时没料到会被落石掩埋生死未卜,也不会知道RK成了众矢之的,狠毒的语言深深地扎在他的心上。
“你为什么要救我……”
少了一贯的风趣幽默甚至可以算是调侃,瑞琪甚至听到了细微的哽咽。
“废墟里是我……”
“不!”
金发人几乎是开口截断画面中的人的话,在他出声的时候女主人被吓的下意识点了消音。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骑士蹭的起身,匆匆说了一句后冲回房间。
瑞琪没看到女主人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

救RK的确是下意识的举动,也许……
瑞琪摇了摇头,他现在也已经说不清了,只是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RK出事,骑士的美德也不容许他这么做。
他希望RK活着,直觉告诉他这个全庄园闻名的捣蛋鬼的不应该就此停下。RK从未透露过他行动的目的,瑞琪隐约能感觉到,那一定对RK很重要。
所以,他不应该面对如今自己面对的东西。
——后悔吗?
不,他不后悔。
救下RK,他绝不后悔。

>>>5
翻来覆去之间,窗外已经天亮了,瑞琪起身去了客厅,女主人正好抬手消去了所有的荧屏,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去给自己倒茶。
“早”
瑞琪怀疑她是飘过自己身边的,看着女主人差点一头撞上柜子时,他赶忙将她拉开一段距离,为她倒了一杯水。
“你看了一个晚上?”瑞琪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回答他的是女主人宛如看傻子的眼神。
“不……”瑞琪揉了揉眉心,他没问昨晚看到的不知道是应该称为现状还是未来的东西。直觉告诉他,他不该问。
“天亮了,团长阁下是否觉得舒服了些?”进厨房扑了两下冷水之后总算清醒的女主人开始了和瑞琪正常的对话,注意到瑞琪询问的眼神这才想起来解释,“刚来到的灵魂都会不稳定,内室有特殊的力量,简而言之是对你们有好处的。”
沉默忽然成了气氛的主导者,瑞琪发现他找不到话题。
“不问吗?”
他知道女主人在问他昨晚的事。
“你会告诉我吗?”
“那就继续看吧。”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女主人重新坐下,拉开了荧屏。
这一次的场景依旧是黑森林,自己在黑森林出事,线索自然是黑森林。一个带着褐色帽子的老人压着帽子匆匆穿过黑森林中皇家骑士团圈出的安全地带,看着一片废墟,神色痛苦。
老人俯下身,一点点的搬动着堵了山洞口的石头,没过一会便气喘吁吁,扶着腰慢慢直起身子,倚着旁边的岩壁休息。
“瑞琪啊,快回来吧,乐乐和么么天天念叨着你呢……”老人摇了摇头,叹息。
“导师……”金发人低下头,声音带了哽咽。

瑞琪自认为自己最对不起的人是菩提。
菩提老师扶养他成人,教他剑术骑术和骑士的美德,教会他人生哲理,让他成为今天的瑞琪。
菩提认为自己是他的骄傲,但瑞琪却觉得自己亏欠了导师许多许多。因为公务他没能经常去看望菩提,从导师手中接过的皇家骑士团还没有做出辉煌的成就,没能让导师更加骄傲自豪。
他甚至,没能陪在导师的身边。
摩乐乐的出现瑞琪是由衷的感谢的,小孩子个性十分活泼开朗,虽然让菩提头疼了一番,但有他在多了不少的欢笑。
他替自己陪在了菩提的身边。

“换了”女主人捅了捅瑞琪,当他抬起头时,黑森林的画面已经静止,女主人拉开了另一个荧屏,上面映着前哨站。
“说什么呢!团长一定会回来的!”弗兰克用长枪赶着新晋的小骑士们去训练。
自己不在庄园,想必所有的事都交给了弗兰克。他的副手一直有不输于自己的指挥能力,这一点让瑞琪欣慰。
他和弗兰克是同一届的入团见习骑士,可当瑞琪卯足了劲努力训练往上爬的时候,回头总能看见那个和他差不多大的深棕色头发的少年偷偷溜进厨房研究菜谱,或者是在树底下小小的偷懒,手里捧着一本曲谱。
但是他的天份一点也不差,当瑞琪选弗兰克作为搭档的时候,本担心对方体力或者技能跟不上时,弗兰克总能给他惊喜。任务圆满完成后,弗兰克会塞给他一个甜度完全符合他标准的蛋糕,顺便吐槽着他喜欢苦瓜的癖好。
弗兰克是他最好的搭档。瑞琪甚至以为弗兰克会成为新的骑士团团长。
“听着!瑞琪团长一定会回来的!”
站在高台上的骑士披风鲜红,高举着长枪,头盔上的红缨随风舞动,语气严厉坚定,不容置疑。
“瑞琪团长会带领荣耀的皇家骑士团,为摩尔庄园的人民而战!”
欢呼声一波接着一波,瑞琪咬着唇,视线有点模糊。
“后悔了吗,就这样…死了。”
“没有执起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他真的,不后悔吗?

>>>6
“我是一名骑士。”
这是瑞琪成为骑士团长之后说过的最多的话,导师和弗兰克都担心过他诡异的作息时间,但都被瑞琪搪塞过去。菩提甚至担心过他的终身问题,作为可以算是全庄园最有魅力的男人之一,他的小骑士们不止一次八卦过想追团长的姑娘可以分分钟把前哨站踏平。
他没有任何权利向女孩许诺一生,他做不到死后将爱人孤独的留在世界上,留在没有了他的世界里。
他会珍惜千万人中遇到的那个他爱着,也爱着他的人,他不会吝啬给予对方的爱,他会陪着对方。但是这一切都基于他活着这一条件,甚至苛刻一些,不是作为皇家骑士团团长的瑞琪才能许诺的。
作一名骑士会苦更会累,这是菩提一直在告诉他的。
训练很严格,瑞琪甚至会在难过痛苦的时候,在夜里抱着小真理悄悄的抹眼泪不让菩提知道,第二天小家伙又会拿起剑反复挥动琢磨剑式。
成为一名骑士是瑞琪的理想,不可动摇的理想。他想成为皇家骑士团中的一员,想成为他的导师红发菩提那样伟大的骑士。
骑士不轻易言败,这是小瑞琪说服自己的动力。
瑞琪不会忘记他继承皇家骑士团团长之职的那一天,洛克行政官带着么么,与菩提一起给他进行隆重的仪式。小公主在洛克的帮助下念了一段严肃的祝词,接着是现任团长菩提捧着一个古朴的木盒子并将其置于高台铺好的天鹅绒上。
他一步步的走上台阶,身边是弗兰克和其它骑士们的欢呼声,他的搭档的声音几乎要盖过一切。
打开那个木盒子,传承之剑静静地躺在里面。
“瑞琪,一旦握住了,你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发生什么变化。”红发骑士表情严肃,金发骑士点点头,语气坚定,铿锵有力绝不动摇。
“是,我十年前就已经做出决定了。”
他叫瑞琪,是一名骑士,守护摩尔庄园的骑士。

“后悔吗?”
金发骑士无声的摇了摇头。
“后悔的话,可以重来哦。”
重新来一次。
重新选择要不要拿起传承之剑
重新选择要不要成为一名骑士。
如果不成为骑士,他也许可以过一个普通孩子的人生,不用刻苦训练,不用咬着牙撑过摸爬滚打带来的疼痛。他也许可以大大方方的去追求心爱的人,陪着对方一起过对方想过的节日,来一次正儿八经的浪漫约会。不用思考危险,不用出征远离家园……
金发骑士无声的摇了摇头。
他的确有过迷茫,骑士团长也是人,也会累,但是他从没有忘记过。
——他执剑的理由。

>>>7
“为了保护未来,人们的愿望是和平,我是为了守护这个愿望而挥舞着剑的。”
金发青年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像是冬日里的暖阳,并不刺眼,却让人难以忘记。
“我无法判断我是否为庄园的大家实现了这一点,但是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为这个理想奉献了自己的生命。”
“我的剑,是为了这个而存在的。”
女主人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即使死了,也不后悔吗?”
“不。”这是她第五次问这个问题,瑞琪微笑着摇了摇头,“虽不甘心,但不后悔。”
沉默片刻,女主人忽而笑了,屋外忽然掀起一阵风,白色的花瓣被吹得形成了一阵不小的花雨。
“听,你的世界在呼唤你——”
细碎的,瑞琪熟悉的不熟悉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花瓣伴着风化作长桥,那些声音就像明灯指引着他。
“作为你的故事的奖励,我送你一件礼物。”离开木屋之前,瑞琪听到女主人忽然开口,她上前,指尖轻点瑞琪的额头,“彼岸的一切都不能带离,包括记忆,你的未来会经历很多东西,但是你不是一个人。”
黑色的蝴蝶忽然飞过瑞琪的眼前,转瞬即逝,让他以为是幻觉。
“你遇到的那个人,在千万人的人群中与你并肩而行。”
“因为你,不曾迷惘,你挥剑的理由。”
“这份信念,可不要丢了哦。”

END

【赶上了贴吧没赶上老福特我也很绝望啊QAQ】
【正儿八经的生贺明天在码上来QAQ】
总之!!瑞琪生日快乐!!喜欢上真是太好了!!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