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可以叫我团鼠球√
是皇骑厨和树姨粉‖
无可挽救的控着杰斯一脉‖
Digimon不定期产粮‖
一只小透明√

【摩庄/R瑞同人】龙吟终歌(七)

#天上掉下个美男子(bushi)#
#英雄救美(bushi)#

【七】
“喝!”
长枪擦过乔桉脸颊边,稍微走神的副团长脚下差点没站稳歪到一边,棕色发的少年眼睛一亮,抬腿冲着对手的小腿就是一记横扫。
“嘶——”乔桉倒抽一口冷气,两个脱了铠甲交手的骑士在体格上有着明显的差距,“弗兰克你这是和谁学的!”一声惊呼里身材健硕的副团长被小伙子擒着手腕一个过肩摔狠狠地放倒在地。
“菲欧娜老师说了,不要给对手一丝的喘息机会。”棕发少年翻身压在乔桉的身上,将对方的手反折禁锢在后背,脸上挂着露着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
神父就这么纵容修女小姐教这个?!
体术和技巧比起三年前的懵懂孩子,已经十九岁的少年有成为骑士团一员的资质了。交手点到为止,乔桉活动着手腕站了起来,弗兰克笑得贼兮兮的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咳咳,别看我,一周后的骑士筛选你照样要参加。”乔桉试图挽回一下骑士团的尊严。
“我还以为赢了您就不用了……唔!”头上猝不及防被砸了一拳,弗兰克险些咬着自己的舌头。
“你别以为能稳拿小队长的名号,菩提说有好几个新晋骑士的资质都很棒。”乔桉笑得有些狡黠,想起半个月前红发骑士眉飞色舞的样子,这次的骑士考核他是别想轻松了,“还有,RK那小子呢,你们不商量一下下一个考试?”
“他啊……”弗兰克抓了抓头发耸耸肩,“谁知道呢……”
乔桉不可察觉的挑了挑眉,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
半个月后就是皇家骑士团的新晋骑士选拔大赛,在小组赛中胜出的十名骑士可以逐一挑战副团长,挑战成功的五人会组成一个小团队,一同向皇家骑士团的团长菩提发起挑战。临时组成的小团队不仅考验团队合作能力,还有自身的实力和各种综合能力,在40分钟里能战胜菩提留在最后的就是新一任的突击小队的队长。
原本选拔大赛就已经可以让乔桉忙得不可开交了,偏偏今年应该在选拔大赛一星期前就结束举办的魔法师晋级考试被改期与选拔大赛同期举行,考核形式更是用了少有的骑士与魔法师的组合。这样的考核方式并不是没有,三年一次的四星贤者向七贤者晋级的考试便是采用这样的形式。
这种魔法师贤者协会叉腰看戏不费力骑士团却可以忙得一个头两个大的活儿不管是菩提还是乔桉都嫌弃的不行,自上任以来已经做了两次考核的最终boss的菩提一点也不想在这样的方案上签名同意。和自己亲自带出来的小骑士比拼体术还不够,还要分心出来应付花天乱坠的魔法招式,作为搭档的凯文只负责在旁边给菩提加个结界,真是要累死骑士团长。
抱怨归抱怨,菩提还是同意了学院那边的申请——尼尔拉亲自递来的请状。看着对上尼尔拉简直要举双手赞同方案的自家副团,菩提决定这次最后一关的boss就是乔桉了。
听了弗兰克的话,乔桉暗自琢磨了一下,心里也没啥谱,干脆放弃了思考,反正RK这家伙绝不会错过考试的。
比起操心的乔桉,应该是作为搭档的弗兰克是一脸的不在意——对于RK已经失联了三天这件事。
十二岁就已经被以凯文老师为首的一众老师列为学院榜首第二名的天才少年被冠上捣蛋鬼的名号,虽然RK本人表示对这个名号很满意。
魔法师在考试前失踪几天在凯瑞拉是最平常不过的事,考试内容每次都千奇百怪,甚至不乏有收集指定的宝石药草。这种活儿向来不是弗兰克干,RK也从来不告诉他需要收集什么。
搭档太强大真不是他的错。弗兰克抱着手臂扛着长枪去了前院准备收拾一下马厩。

RK站在领主的庄园的门口,轻轻推开缠绕着野蔷薇藤蔓的雕花铁门,前院的大片野草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么么和弗兰克并不住在主室,主室旁边的小房子才是两人暂住的地方。
穿过领主的庄园直奔永夜之森,在熟悉的入口处停下脚步,向前伸手猝不及防被一道电流击中,RK吃痛着收回手,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却被强力的结界挡在了外面。
“bibo”黑色身体的小精灵从着了一身黑色风衣的少年的口袋里飞出,金色的叶子指了指森林。
“嗯,是有点麻烦……”RK衬着下巴皱起眉,附近的荆棘似乎因为结界被触动而开始活跃起来,四处扭动着,RK稍稍后退了几步,提防着冷不丁就会突然发动攻击的荆棘们。
永夜之森有结界,而在在荒川以及之后更是有强力的结界,希尔薇一直在不断扩大结界的范围并增强威力,保护着整个森林的安宁。
只是,结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拒绝他。
RK不甘心的手握成拳,四年前离开森林后,他再没见过龙和精灵们,别说跨过荒川,连进入永夜之森也做不到。晋级考试需要的材料会在前一天用布袋打包好放在乔家后院,乔绫散母亲的墓碑旁边,他和绫散却一次都没有碰上来放东西的人。
“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呢。”RK自嘲地笑了笑,扭头看见带着和他一样的黑色蝴蝶眼镜的小家伙,微不可闻的叹息,“如果不是鲁比你,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九岁的相遇是个梦,一同的生活是个梦,甚至是仅有一次的不经意的触碰也是个梦。梦里的赤色巨龙有一双很好看的蔚蓝色眼瞳,含着笑意,藏着怀念。他总是觉得,龙透过他再看另一个人,这种目光在注视乔绫散的时候也有过,龙小心翼翼的藏着这样的情感却忘了怀念中的人最疏忽防范。
突然出现,又突然的消失。
RK理了理风衣的衣领,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不甘心的回头看了一下,活跃的荆棘慢慢安静下来,一片漆黑看不见森林的内部。
“bibobibo——”鲁比围着RK飞来飞去,三片叶子中两片不停的比划着什么。RK抬手摸了摸小家伙,试图安抚对方,“我们回去吧。”
继续留下他也不会找到任何的答案,无论是关于什么的。
在少年和植物精灵远去后,距离官道最近的树上突然出现一个金发的小女孩,绿色的眼瞳一直注视着离去的两人,唇角弯起笑容,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要开始了呢。”
喃喃自语飘散在风中。

离开了领主庄园的RK返回了坎特华兹,刚刚降落到地上收了滑翔翼,空气中骤然增强的水元素让RK一惊,回身之时已然抽出魔法棒同时吟诵咒文,构筑出结界。一道水柱打在结界上,僵持一阵后攻击与防守同时撤去,RK挑起眉看着抱手臂嘴角扯着轻蔑的笑容的艾路嘉,土黄色卷发的少年拨了拨自己的刘海。
对于突然袭击的应对RK可以说是已经到了条件反射的地步,更何况是面对水系魔法的攻击,毕竟艾路嘉的攻击比不上希尔薇的一般,无论是威力还是气势。
墨蓝色发的少年收起魔法棒,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向后一蹬跳到了距离地面的第一根树干上,蝴蝶眼镜后的赤色眼瞳含着笑意,语气里毫不掩饰对艾路嘉的嘲笑,“就这个程度的攻击,想击中我是不可能的。”
“呵,”艾路嘉打了一个响指,四个传送魔法的法阵显现,四个身材魁梧,面色凶恶的男人从魔法阵里走了出来,“你以为我是一个人?我可没说这是一对一的单挑啊。”
RK的表情丝毫没变,魔法课上教的传送魔法有距离限制,而且以艾路嘉的魔力不足以发动高阶的传送魔法,这些人估计是早就埋伏好了。他们与其说是骑士,不如说更像是雇佣兵。
虽然他会体术,但是决不会用杠体术这种脑子被门夹了的办法,艾路嘉虽然能力在他之下但也是个较为出类拔萃的魔法师,同时应付五个人得攻击,怎么算都不占便宜。
蝴蝶眼镜后的赤色眼睛微微眯起,果然,还是得一个个解决。
思考了一下地形和战术之后,RK直接蹬着树干俯冲而下,手里一根附上高阶强化魔法的木棍,朝着站在最前面的黑发雇佣兵挥了下去。
雇佣兵冷笑一声,抬手挡下进攻,强化过的木棍在两股力的冲撞下粉碎,他刚刚想说什么却看到少年嘴角愈发放大的笑容。
RK另一只手扔出两个细小的针管,雇佣兵倒抽了一口冷气,双脚突然发软让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墨蓝发少年一个后翻远离对手轻松落地,一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把玩着两个飞镖外形的针管,小玩意在修长的手指操控下耍出花式。
艾路嘉咬着牙,气得浑身发抖,没想到RK这么快就解决一人了。看着艾路嘉的反应RK心情大好。
“落雷!”主修为雷系魔法的艾路嘉使出了最大威力的招式,月白色的雷电从天而降环绕四周形成雷电牢笼,RK架起风的结界同时躲避着来自魔法师的不成熟的火球攻击。
魔法棒凝聚出水弹与火球相撞,RK眼前弥漫开一片水蒸气,一个高大的身形忽然冲了过来,不要命似的闯过了雷电牢笼。RK愣了一下,下一秒一拳便重重打在他的肚子上。
“唔!咳咳……”
身体重重的砸在树干上,RK咳了两下,捂着刚刚受了重击的地方,被疼痛侵蚀的神经在脑子里叫嚣,以至于他没能马上站起来,只能眼看着雇佣兵的逼近。
“我说,以多敌少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轻笑声从RK的头顶传来,唰的一声RK只看见一个影子飞快的在他眼前掠过直冲向最逼近他的雇佣兵。
抬手格挡雇佣兵的拳头,反手扼住对方的手腕后,那人弓起膝盖狠狠地踢在雇佣兵的肚子上,接着后退一步跳起,在半空中曲起手腕冲雇佣兵的后颈砸了过去。
两次重击直接让人倒地昏迷不醒,那人还没完,落地后直接发力冲了过去,伸腿横扫下一个目标。大胡子雇佣兵被放倒在地,红着眼睛爬起来后叫嚣着要杀了那人。
“小心!”RK惊呼一声,却见被雇佣兵包围的金发人跳起避开直面而下的大刀,落下时踩着交错在一起的刀锋,眼睛掠过一丝狠厉,他双手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发力,以马步为基将人用过肩摔解决。
艾路嘉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金发骑士快速打倒了最后的雇佣兵,他站在倒下的人群中,银色的铠甲和金色的头发被太阳照的异常耀眼,嘴角挂着胜利的微笑。
“还打吗?”金发人笑着扫了一眼,“私自带个人武装力量进入校园,我想你做好了和艾尔警官与爱德华副院长谈谈的准备。”
负责学院警卫与武装的艾尔是出了名的严厉,而副院长爱德华更是个无可救药的严肃老古板。一把年纪依旧cos着风纪委员,被他们俩捉到违反校规,后果一定是不能用惨烈两个字来形容的。
金发人满意的看着艾路嘉白了脸,拍了拍盔甲上的尘埃,漫步向树下走去。RK抬头,猛烈的阳光照得面前那人的金发有些不真实,整个身形笼罩在光晕里,他朝他伸出手,稳稳的抓住了RK的手腕,轻笑一声将人从地上拉起来。
两人并肩而立,RK直视着对方蓝色的眼睛,十分好看,他想着学过的所有词语,想用所有美好的词汇形容这双眼睛。
“你没事吧?”已经分化的嗓音没了少年的青涩稚嫩,反倒是有几分接近成熟青年的低沉磁性。
“没事,谢谢。”RK偏过头,不去回应对方的注视和打量,“对了,你……”
“瑞琪——!”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由远至近的声音打断,两人同时朝声音的源头看过去,穿着骑士铠甲的褐发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身旁跟着一个坐着飞天扫帚的少女。
“弗兰克?”金发少年似乎惊诧到来的人,RK则是惊讶对方会认识弗兰克。
“你啊——”弗兰克撑着膝盖喘着气,深吸两口气强迫着自己恢复原有的呼吸速率,“菩提团长和克劳神父到处找你啊。”语速飞快听着像是抱怨却是十分的无奈。
“土林老师找你。”乔绫散盯了金发少年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拽着RK到一旁,“你怎么会和这个人在一起?”
“你也认识?”RK耸耸肩,突然反应过来后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和世界脱轨了,感情就他不认识?
“算不上认识吧……”小姑娘蓦地红了脸,连话语都变得支支吾吾,“去教堂的时候偶尔见过几次。”
那个金发蓝瞳的少年总是坐在教堂的角落,捧着一本尼伯龙根之歌或是贝奥武夫——骑士们必须阅读的英雄之诗,安静的,偶尔会闭着眼睛听神父的祷告。他不是一个人,身边会有一个老实安分金发小女孩,她很喜欢吃点心,菲欧娜修女每次都会给她准备糖果或是曲奇。
RK很少去教堂,他大多数时间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或是呆在坎特华兹的魔法阁楼,和土林一起研究某个高阶的魔法咒文。
他和乔绫散的唠嗑被与弗兰克结束了谈话向他们走来的金发少年所打断,他唇角漾着微笑,伸出手。
“你好,我叫瑞琪。”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哈克酱的瑞琪团鼠球 | Powered by LOFTER